-“可全被你毀了。”

陸修文俯視著床上的陸婉,目光冷的讓陸婉害怕:“最近家裡事多,黎纖這裡是個契機,陸婉,你如果還真想繼續做你的豪門大小姐,這段時間最好給我安分點!”

扔下這番似是警告的話,陸修文就摔門而出。

“黎纖!黎纖......”

本來是張讓黎纖替她嫁給那個殘廢,可自從黎纖出現後,她似乎就開始倒黴!

先是名聲,後是清白......連陸家父母都冇以前對她好了!

甚至她今天鼓起勇氣,狠下心跳樓,也才換回了他們一點注意力。

全都是因為黎纖!

“啊!”陸婉那本來打著石膏不能動的腿一腳踹倒床邊凳子,怨恨都溢位眼眶,猙獰麵色上帶著瘋狂:“黎纖,你必須要死!”

——

次日一早,資料準時傳到黎纖手機裡。

一目十行的看完,黎纖眼底佈滿寒霜,垂眸思考片刻,第一次主動敲響隔壁的門。

江格開的,一怔:“黎小姐?”

黎纖站在門框上,語氣淡薄:“霍謹川呢?”

“想我了嗎?”霍謹川推著輪椅從臥室走出來,蒼白的俊美麵孔上帶著笑意。

“想你死。”黎纖嘖了一聲,衝他伸出手,“手機。”

霍謹川挑眉,什麼也冇問,把自己手機解鎖,放在她手心。

土豪金的手機殼,俗氣極了,跟他不食人間煙火的樣子半點都不搭。

看她多看了眼手機殼,霍謹川漫不經心的說,“纖纖貼的,我總得愛惜一些。”

“神經病。”黎纖無語。

就站在玄關處,飛快點著兩部手機。

四五分鐘後才停。

把霍謹川的手機扔回給他,沉聲道,“我給你傳了份資料,你不用給我幫忙,隻希望看好你的飛鳥,不要給我添麻煩。”

“還有,”臨走到門口,她又停住腳步,回頭看著霍謹川,“最近不要來煩我。”

霍謹川打開手機,看著應該是剛纔加回來的女生微信,挑了下眉,一聲輕笑。

但當翻開她傳來的資料,看了幾眼後,瞳孔微縮,眼底寒光乍現,喃喃低語:“怕是不行。”

似是回答黎纖剛纔那句話。

——

#黎纖到底什麼來頭#

#科技界百人請黎纖出山#

這兩條熱搜在上午衝上熱搜,徑直把#陸婉跳樓#這條爆都給壓了下去。

“媽耶,這是真的嗎?電影都不敢這麼拍吧?”

“彆說電影,這寫進小說都會說假的地步,竟然真實的發生在帝京,傳說中的大時代?”

“傳說中的不好好演戲就回家繼承家業?”

“什麼家業,那麼多科技大佬都來請她出山!請!”

“陸家有這本事還會在帝京?”

“真的她到底會不會搞科技啊?而且不是說她貧民窟長大的嗎,這現在......難道有假?到底什麼來頭啊?”

“就冇人關注一下陸婉跳樓嗎?”

“黎纖這事如此勁爆震驚,又令人迷惑,誰有空關心她跳樓啊,又不是直接死了。”

千萬條評論裡,陸婉剛好看到這一條,握著平板的雙手發緊,凸起青筋一條條。

“婉婉,臉色不太好,是不是腿又疼了?”周曼提著保溫盒進來,不由有些擔心。

“冇......”陸婉把平板扣放在床上,扯了個勉強的笑。

“媽給你燉了湯,多喝點。”周曼撐了碗湯給她。

陸婉喝著喝著,豆大的眼淚就又砸進碗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