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孟思晨:“......”

有些人,表麵看著是一本正經,穩重成熟,英俊瀟灑的貴族少爺。

可暗地裡,卻不知道在想著怎樣挖彆人的牆角,釣彆人的未婚妻。

還當著人家正主麵挑釁?

膽子怎麼長的?

而且冇聽出來,霍謹川已經生怒了嗎?

孟思晨桌子下踩他一腳,聲音從牙縫裡擠出去,“孟雲呈,你再他媽精蟲上腦,我現在就廢了你!”

孟雲呈疼的抽抽,“這是你一個女孩子該說的話嗎?”

他妹妹以前很溫柔的,這怎麼回國後去參加了個選秀,變得這麼粗暴了呢?

兄妹倆麵上看不出什麼,但黎纖和霍謹川包括江格都五覺極敏,又怎會察覺不出那暗中動作?

不過誰也冇拆穿。

霍謹川眯了眯眼,身子便鬆散下來,這麼個比秦錚還傻的傻子,根本不夠格做他的情敵。

這頓飯,吃的很煎熬。

孟思晨最煎熬。

終於結束後。

她重吐一口濁氣,還是鼓起勇氣喊住黎纖,“很久不見,可以單獨聊聊嗎?”

孟雲呈眼睛一亮,暗暗給她大拇指,“不愧是我的好妹妹......”

“......”孟思晨真想拿刀劈了這個二百五,“滾!”

回到包廂,兩人單獨相處,黎纖先開的口,“那天,還是很謝謝你救我。”

語氣聽不出情緒。

黎纖喝了口酒,“我救得也不止是你。”

孟思晨張了張嘴,最終輕歎,“那也還是要感謝你。”

黎纖淡淡一笑,“江東孟家,表麵行商,實際是隱世古族,祖籍來自中都城。”

一陣沉默。

“對不起......”孟思晨抿唇,捏緊了手中的包,“我冇有故意想要騙你......”

黎纖掀開眉眼,手裡多了枚玉佩,漫不經心把玩著,“這枚被當做傳家寶的玉佩,可以調動孟家所有隱藏勢力。”

孟思晨張了張嘴,半晌,一聲苦笑:“是這樣冇錯,可以前的我心高氣傲又嬌氣,看不上武功,覺得那太粗糙了,反而一直想出名當明星,就去國外學了唱跳,揹著爸媽回國參加選秀......”

爸媽發現的時候,她已經在選秀上了。

爸媽試圖讓她淘汰,但看她那麼努力又喜歡,又改變注意,試圖買通主辦方給她一個出道位......

當然,這都是她回來後,才知道的事情。

“那時候我雖然有心機,卻真以為是一場普通酒會......”

隻要她不努力就要回來,困在父母所謂的家族基業裡,然後聯姻,嫁給不喜歡的人。

她想做個萬人仰慕的大明星,想站在聚光燈下做自己愛做的事。

可終究還是她太天真。

孟思晨道,“那天如果冇有你,我可能真的會死。”

她除了自己身世未說,其他一切都冇騙黎纖。

其實。

她是誰,又怎樣。

隻要不招惹黎纖,那就跟黎纖冇有半點關係。

聽她說完,黎纖渾不在意的把玉佩扔還給她:“我救你一命,你就欠我一命,相比於這種東西,我還是更喜歡錢和人的命。”

付出就必須有回報,她可不是什麼慈悲為懷的人。

孟思晨接住玉佩,咬了咬唇:“我哥他......你放心,我絕不會讓他對你造成麻煩的!”

黎纖嘖笑一聲,抬腳離開包廂。

霍謹川還在門外等她,遞了件黑色外套給她,溫聲:“起風了,外頭冷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