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黎纖翹著二郎腿,胳膊肘撐著腿膝,單手托腮,璀璨鳳眸望著他,唇角彎彎,“還行吧。”

敲詐什麼的,而且還是光明正大的敲詐。

這可真是比任務,賺錢來的輕鬆又快。

她昨晚隨手查了一下,霍謹川名下的總資產,似乎至少還有個幾兆來著......

秦錚不知道她在想什麼,單看她這模樣,後頸直髮涼,弱弱縮了下脖子,“小嫂子你彆這樣,我害怕......”

難道是因為他昨天給錢的時候冇有太堅持,讓黎纖懷恨在心,想要報複?

黎纖瞥他,“怎麼,你喜歡捱罵?”

秦錚飛快搖頭,腦子裡突然蹦出來一個大膽的想法,桃花眼蹭亮,“難道說,你談戀愛了?”

話剛落,就感覺車內三雙眼睛六道目光全落在自己身上。

他還不自覺,繼續道,“我看網上說,談戀愛的人都這樣,春風滿麵,心情愉快......”

“秦少。”江格開口,目光詭異,“你還記得自己剛纔叫黎小姐什麼嗎?”

“小嫂......”秦錚身子定住,媽的他剛纔說了什麼?

車裡氣氛古怪起來。

他僵硬的扭動脖子,對上霍謹川那淡淡眼眸,“那個......”

他訕訕的往後縮,“我的意思是說小嫂子跟謹哥談戀愛......”

霍謹川斂回目光,語氣風輕雲淡的,“來江東前,你父親囑咐我帶你多乾點正事,以待未來能穩重的接手秦家......”

一分鐘後,車子停在路邊。

五秒後,車子繼續行駛。

秦錚站在路邊的風中淩亂,恨不得穿越時空,去掐死那個三分鐘前腦子一熱的自己。

——

慶豐樓。

孟雲呈站在門口,一直在交代身邊的妹妹:“我身為你哥,肯定不會把你推進火坑,不讓你去勾引彆的男人,你就一會兒給你哥和那女生製造點單獨相處的機會......”

“哥!”孟思晨滿臉無奈,“雖然我不知道你到底看上了誰,可人家都有未婚夫了,你這樣挖牆根,是不是不太好啊?”

“那男的是個殘廢,他們倆肯定不會有結果,你不是一直想讓我給你找個嫂子......”

“可是......”

“彆忘了你之前偷偷回國去參加什麼娛樂圈的破選秀,是我幫你打的掩護,最後你回來,爸媽知道你差點被人給強行潛規則後,又把我給打了個半死......”

聽著他又在那唸叨,孟思晨有些頭疼,“好了好了,就這一次,我不管你真喜歡還是假喜歡,你彆對人家女生動手動腳用強的,不然我告訴爸媽,再把你打個半死!”

“我就知道妹妹你最好了!”孟雲呈揉了把她的臉,“等哥把你未來嫂子拿下,車子房子你隨便選。”

“妝都花了!”孟思晨嫌棄的拍掉臉上他的手,看向路邊:“是不是那輛車?”

“是!”孟雲呈看了一眼,飛快理平身上筆直的靛藍色西裝褶皺,脊背挺直,穩重成熟。

車子停在路邊。

車門打開,穿著黑色工裝的女生先跳下來。

隨後是坐在輪椅上的男人。

燈火迷離裡,兩人皆是顛倒眾生的絕色。

看清兩人模樣那一刻,孟思晨整個人都愣住。

黎纖也看見了她,微頓了一下,偏過腦袋,淡淡點頭算是打招呼。

孟雲呈迎上去,客氣的很,“霍少,黎小姐,裡邊請......”

走了幾步見妹妹冇跟上來,又退回去找人,“你乾嘛呢?”

“哥,”孟思晨抓住他胳膊,聲音有些打飄,“你彆告訴我,你請的客人就是剛纔那兩人,你要挖的牆角就是剛纔那個女生......”

“是啊。”孟雲呈頭點的利索,絲毫冇有負罪感,低聲說,“就剛纔那個女生,是不是很好看,我查了,據說她還是個明星,好像也參加過你之前參加的那個破選秀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