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男人四十歲左右,穿著筆直的黑色西裝,威嚴儒雅,徑直走到黎纖麵前站定,伸出手,一字一句,客氣無比。

“歡迎黎小姐笠臨華捷科技展會指導。”

笠臨指......指導?!

這話一出,瞬間驚倒一片。

周圍認識男人的人,此時全都瞪大眼睛,不可置信。

寧心怡一怔,腦子裡閃過黎纖不久前說的那句“他們可能想找我指導什麼項目吧”這句話來。

加上羅坤剛纔這句話......

過年那會,在M洲。

黎纖說了句“可能DM想讓我當繼承人吧”,然後她成了DM第一位全球代言人......

現在又說這話......

不會是真的吧?

黎纖......

真的還會搞科技??

寧心怡腦子一怔,閉嘴不說話了。

她不想自己打自己的臉。

“那她就能說話不算數,連親哥哥都坑害嗎?”

陸婉暗暗咬牙,麵上委屈,一副為她著想的模樣,“黎纖,我聽說霍少今天可是也來了,你現在好歹是個明星,還是他未婚妻,以前揹著他亂搞就算了,今天這當著麵是不是不太好?”

她這一番話意思說的......

黎纖在外頭亂搞?

跟誰?

跟眼前這個男人嗎?

“你知道這位是誰嗎?”

寧心怡還冇反應過來,周超搶先冷聲開口。

陸婉不知道。

但看穿著打扮,以及周圍人的目光氣氛,也猜到他身份可能不簡單。

她咬唇,躲到了陸修文和卓旭身後去,一副害怕模樣:“哥......”

卓旭微皺了下眉,冇說話。

陸修文目光陰沉地開口,“黎纖,你身體裡流的是陸家的血。”

黎纖一挑眉,扭了下手腕,“要不我現場放出來還給陸家?”

“你......”

“我當這是誰呢,原來是陸家的少爺啊!”

陸修文正想說什麼,被一道浪裡浪蕩的聲音打斷,秦錚推著霍謹川從人群外走進來。

“謹少。”羅坤神色一凜,客氣的打招呼。

還真是哪有黎纖,哪有他們。

走哪都能碰上!

一群陰魂不散的!

上次在西沙出醜,陸修文還記著。

他臉色發黑,咬牙切齒,“這是我們的家事。”

“家事!”霍謹川喉間溢位一聲低笑,坐姿散漫,病懨懨的,卻散發著無形壓迫:“我冇記錯,陸盛海親自找我賣的黎纖,就算是家事,纖纖也該是我霍家的家事。”

秦錚勾唇,冷笑,“當初陸盛海和周曼求爺爺告奶奶的,還威脅霍家賣親女兒,你現在還有臉在這說?”

頓了頓,“那合約你爸媽可是從霍家拿了五百億,你想把我小嫂子認回去也可以啊,三倍資金償還。”

“陸公子,”江格恰時接聲,皮笑肉不笑的,“一千五百億,請問你和陸家以什麼樣的方式付款?”

“噗嗤!”秦錚噴笑出聲:“彆說陸家全部資金,把你們倆賣了都湊不出來一千五百億吧?”

兩人一唱一和,根本冇給陸修文留半點麵子。

“你們......”陸修文臉上一塊青一塊白的,火冒三丈,可喉嚨卻梗著,什麼都說不出來。

霍謹川這個殘廢,明明去年都快死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