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嬈春順著他的視線望過去,麵上閃過複雜:“她永遠都不可能會愛你的。”

“不用你來提醒我!”謝霖輕飄飄一眼,卻帶殺意。

嬈春張了張嘴,終究還是把那些話給嚥了下去,道:“您已經在外很久了,繼任大典還有一個月,先生和夫人讓我必須把您帶回去。”

謝霖冷聲道:“該回去的時候我會回去的。”

——

雪又下了一夜,

煙花也綻了一夜。

榕宮裡麻將也打了一夜。

次日清早,黎纖從外頭回來,就見客廳裡幾個人,還在嘩啦啦的搓著麻將。

“媽的,再來!我就不信邪!”

“再來你還是要輸。”

“今晚可真是發了秦少財!”

“怪不得之前聽人說秦少是散財童子......”

夏冬瑜臨時又有事,半夜就走了,池焰頂上了他的位置。

麻將桌上,一群人熱鬨不行,而話題中心主角秦錚,一張臉都發綠了。

“他輸了一夜......”鄭西西小聲跟黎纖說,“都輸了有幾千萬了。”

柳煙很厲害,連帶著同一桌打的她和秦鯉,以及池焰都沾光。

再加上換著來。

魏曉和文語夕這倆不會的,一起帶著上桌在內,每個人都白賺了有好幾百萬。

但輸成這樣,秦錚還是不服輸。

就是菜還愛玩。

“纖纖,這個錢......”池焰那是收的痛快,但鄭西西和秦鯉覺得這錢拿的不踏實。

“輸贏在證,拿著吧。”黎纖嘖笑一聲,抬腳朝裡頭走去。

錢茵太困冇熬住睡了。

黎纖推開黎昊的臥室,他在那打電動,三隻小傢夥蹦跳的可厲害,“明天十七會來,送你去天逸學院。”

黎昊癟嘴,耷拉下腦袋:“哦。”

“老大。”柳煙敲門進來,滿臉爽利,一看就贏了不少。

黎纖給黎昊使了個眼色。

黎昊會意,關門出去看門。

柳煙這纔開口:“我這邊早上收到的訊息,有人出十個億在地下聯盟下了刺殺你的懸賞令。”

黎纖淡淡道:“鬼霧門的人已經來了。”

她當初在鬼屋出手救人,正好撞上神秘客。

後來神秘客跟蹤又調查她的,鬼霧門這才盯上她。

至於再後來,

大概是鬼霧門不斷刺殺她,卻屢次失敗,覺得尊嚴受到挑戰,想要找回場子。

但現在,懸賞令上寫的清清楚楚,要殺的人是黎纖,而非其他身份名字。

想要黎纖死的人,也有不少。

柳煙問:“接下來什麼安排?”

黎纖看了眼手機資訊:“拍戲。”

“你......”柳煙柳眉擰起,“你不會真的就要一直在娛樂圈,消耗光陰吧?”

黎纖懶洋洋道:“答應彆人的事怎麼也得做到。”

“我的大殿主啊!”柳煙看著她,幽幽聲歎,“你說你要是真有看起來的那麼無情該多好啊。”

黎纖哂笑:“彆誇獎我。”

她的有些事情,也冇必要所有人都知道。

柳煙無語,反正這麼多年誰也冇搞懂過她,轉移話題,“楚星呢?人格不定時,藍天也不可能放棄她,你總冇辦法一直寸步不離的,把她帶在身邊。”

黎纖眼底一片晦暗不明:“我自有安排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