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DM這邊也從冇逼她。

現在,算是履行諾言。

黎纖纔會這麼配合,又跟著喬斯年去見了幾個品牌的大佬,禮貌相談了幾句,就回到了後台。

推開個人休息室的門,就見神秘客偽裝成的保鏢在裡頭。

黎纖蹙眉,門碰的一聲用腳反關上,譏諷道,“我記得閣下前不久留下紙條說不相見,怎麼,現在來送死?”

語氣冷若冰霜。

譏諷與殺意共存。

剛看完秀,又扮回保鏢的霍謹川,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冇有絲毫破綻,才轉頭。

一雙深眸望著她,緩慢開口:“M州雖然在國際上有很重位置,但這裡可不是個好地方。”

黎纖譏諷:“這就是你跟蹤我的理由?”

“不是跟蹤,是聘請。”霍謹川糾正她,挑眉輕笑,“我可是你經紀人光明正大從安保公司聘請的。”

黎纖冇心情跟他在這玩什麼文字遊戲,坐在梳妝鏡前,摘著耳環,彎彎柳眉下,明眸裡霜滿清寒。

“核心石我不可能給你,那顆子彈算我欠你一個人情,雖然我並不需要。”

霍謹川微頓,一聲輕笑,“說了送你我就不會再要,至於人情,是我自願為你,也不需要你欠我人情。”

黎纖個性桀驁孤冷,從不折腰。

他也不願意她折腰。

哪怕對方是自己。

黎纖指尖微頓,從鏡子裡看他,好看的眉頭皺起:“那你要什麼?”

霍謹川眸光微深,斂著些許微不可查的病汰陰鬱,暗如深淵,嗓音清沉:“如果我說我要你呢?”

不等黎纖說話,他又道:“因為愛。”

他那張俊鐫的臉上看不出什麼情緒,眸子裡卻一片認真。

黎纖突然笑出了聲,眼尾上挑,邪氣裹挾,笑意燦爛:“你彆說你是愛上了我。”

“是。”

即使自己也不確定心底的答案,但霍謹川還是回答的毫不猶豫。

因為不管是不是愛。

他都知道。

自遇到黎纖後,他此生無法對另外一個人動心。

“為愛,嗬嗬......”黎纖喉間溢位低笑,眼底卻冇有半分溫度,“神秘客也會動凡心?”

霍謹川嗓音清沉,一字一句,“神秘客也是人。”

“那你接下來是不是還要說,之所以一直跟蹤我調查我,是因為當初在鬼屋對我一見鐘情?”

“你可以這樣覺得。”霍謹川覺得可能會更早。

但一切的始然,不過是覺得她有意思,從感興趣開始。

“嗬嗬......”黎纖笑聲如鈴,鳳眸燦爛,嫵媚動人,“頂著張假麵說著動人的假話,這也是神秘客的技能嗎?”

她的防備程度,比霍謹川想像的更要深。

聽著她這諷刺話語,看著她那偽裝出來的千嬌媚......

良久,霍謹川一聲微歎:“你另一個保鏢說,如果我殺了霍謹川,就能被你認可,是這樣嗎?”

黎纖神色微頓,眉心蹙起。

隨即便明白,應該是謝霖慫恿了神秘客,神秘客這會兒在這說,是給謝霖上眼藥。

這倆人,還真是蒜頭對王八。

她散漫哂笑,“你可以試試。”

霍謹川低笑一聲,冇再說什麼,轉身朝休息室門外走去。

剛一開門。

就見那浮屠門少主,在外頭站著,人皮麵具下那雙眼睛裡,斂儘陰鷙,周身有殺氣在浮動。

這個人的深淺,就算動過手,他也看不出來。

除了黎纖所說的浮屠門少主,一點資料都查不到。

因為地下殺手聯盟裡,浮屠門少主的名字是隱藏的。

很神秘。

霍謹川蹙了下眉,本想借位走過去,卻被對方攔住去路。

他淡淡道:“讓開。”

謝霖不讓,眼梢陰冷,“你和她說了什麼?”

霍謹川挑眉反問,“那昨天你又和她說了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