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隨便結識一個,都不得了。

最重要的是,這裡冇人認識黎纖!

不會各種談論,黑她。

“喬總。”

“喬總監。”

就在這時,裡頭又傳來一陣躁動,穿著白色西裝,長相俊美,氣質儒雅的男人走出來,不斷有人向他打招呼,都很客氣。

喬斯年一一點頭應著,穿過人群走到黎纖麵前,笑意溫柔,悅耳的聲音,標準的Z國語言。

“我以為你不會來呢,你今天很漂亮。”

黎纖眼梢上挑,腦袋微側,笑的邪氣,“我每天都很漂亮。”

喬斯年一怔,隨即失笑出聲,“是,畢竟九州第一美人。”

兩人不止模樣都絕色,相談甚歡的說笑著,一副很熟絡模樣,站在一起有幾分配。

聚在周圍的人,紛紛露出驚訝之色。

“喬總,你們認識?”

“喬總,這位是......”

寧心怡更意外,輕扯了下黎纖腰擺衣服,在身後壓低了聲音的問,“彆告訴我你跟他認識?”

黎纖慢吞吞看她一眼,“認識。”

寧心怡瞪大眼睛。

喬斯年,人清幽儒雅,俊雋如玉。

今年僅28歲,就坐上了DM首席執行官的位置,是DM有史以來最年輕的一位執行官!

經常出現在,九州最高級的時報上。

身上有著不少傳奇。

那可是一個很牛的人物!

聽她說真的認識,寧心怡腦子宕機了一瞬,錯愕無比,“怎麼認識的,什麼時候,在哪?你怎麼冇早跟我說?”

“......”黎纖側頭,瞥她,“你也冇問過啊。”

寧心怡:“......”

她不問就不說了?

這麼大個事?

她突然想起來。

下午在酒店那會,她讓黎纖給自己兜底的時候。

黎纖怎麼說的?

哦,黎纖說,DM想讓她做繼承人。

誰會信?

誰能信?

誰敢信?

可現在......

黎纖,跟DM史上最年輕的執行官喬斯年,認識!

還很熟絡!

“喬總。”

那邊還在應酬。

有西裝革履的男人,端著紅酒杯走來。

視線在黎纖身上黏著挪不開,笑著詢問喬斯年,“以前冇見過這位小姐,她是......”

“一位朋友。”喬斯年言簡意賅,冇有多說的意思。

掃過周圍其他那些黏在黎纖身上的探究目光,低聲對她道,“今晚酒會你跟著我一起露個麵就可以,不用你應酬什麼,我先帶你去樓上休息室。”

這裡的人和心思雜七雜八。

黎纖的性格,桀驁不馴,決不可能屈人之下。

也不喜歡這種場合。

她這次能來,都在他意料之外。

師父的寶貝疙瘩,喬斯年想讓黎纖在聚光燈下閃閃發光,做九州最皎潔的月,卻也不敢讓她去應酬這些事和人。

黎纖頜首,冇忘記自己此次來這兒是頂著星然娛樂的藝人身份,朝周圍打招呼的人,禮貌又疏離的職業一笑。

拿過田瑩懷裡抱著的外套披在肩上,跟著喬斯年上了樓。

徒留樓下大堂裡,一片帶著疑惑的喧囂議論。

樓上。

喬斯年給黎纖倒了杯水,溫聲道,“這次能請到你來,魏叔叔很開心,明天的一切流程我們都安排好了,屆時你隻需要換衣服上一次場就可以。”

其實這一點,在黎纖曾經跟DM的合約內。

但以前她冇來,DM從冇拿著合同來勒令她。

更冇扣她的錢款分成。

這是黎纖此次,答應來幫DM走秀的原因之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