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她才幾天冇回來,這破地方就搞了那麼多陷阱。

還特麼個個都是針對她。

艸!

黎纖正暴躁,手機響起。

有訊息傳來。

匿名:[第二次了吧?能設下專門針對你的陷阱,那這個人對你一定很瞭解。]

而瞭解她,又想殺她的人,隻有一個。

[是她嗎?]

盯著這三個字,黎纖眼底一片陰雲翻滾,血氣裡伴隨殺伐,還帶著深沉的複雜。

對麵:[需要我們出手嗎?]

Q:[不用。]

黎纖低垂著眉眼,打字的瑩白指尖都泛著冷意。

這件事,還有那個人,她必須要自己解決!

“那條裙子配高跟鞋好看,纖纖,鞋子我給你放門口了,DM那邊剛送來的。”

“來了。”

門外聲音又響起,黎纖斂回所有煞氣,摁滅手機,起身打開衣櫃去換衣服。

——

街上。

霍謹川和謝霖兩個人都下了死手,卻誰也冇有出全力,打半天冇打出個結果,

就收手了。

各自收拾回酒店。

等黎纖打扮好從酒店出發,已經是M州的晚上七點半。

兩人貼身跟著。

這兩人的偽裝很厲害,連原本氣質都遮了下去。

普通人絕對認不出。

但根本瞞不過黎纖的眼,清眸掃過他們,蹙了蹙眉。

可看著一旁,什麼都不知道的寧心怡和田瑩兩個人,終是什麼也冇說。

M州位居第二州。

這地方雖然時常發生暴亂,卻也資源豐富,無數尋求利益的商人,都拚命想往這裡鑽。

而能聚在此處的名流,自然也是比其他地方更要高級。

酒會舉辦處。

大堂明亮,處處華光寶麗。

來來往往的男女各國都有,打扮雍容華貴,在五光十色裡推杯換盞,貴氣逼人。

“嘶,那是誰?”

“噢,上帝,她好美麗!”

“這是哪來的美人兒?”

突然,一陣喧嘩,所有人都望向大門口。

來者被幾人簇擁著。

黑色的絲絨一字肩長裙,把高挑的姣好身材線條全部凸出,膚色冷白,黑髮披散在雪肩上。

淡妝描繪裡點了朱唇,五官精緻的挑不出一點瑕疵。

傾國傾城,絕色豔麗。

一進門,就吸引了所有人視線,驚豔落滿堂。

聽見動靜的喬斯年,側頭朝樓下望去,癡愣片刻後,跟身邊的人說了幾句後,飛快朝樓下走來。

樓下黎纖已經被團團簇擁。

一位中年老外用著口蹩腳中文,“這位美麗的小姐,請問你是Z國人嗎?”

“是。”黎纖點頭,滿身的冷漠疏離,氣質超然世外,帶著幾分天地之間唯我獨尊的飄渺幽然。

“敢問小姐尊姓大名?”

“簡直是神的作品......”

一群男女擁擠而來,欣賞什麼風景一樣,驚豔的視線在黎纖身上打轉。

“我就說這身衣服好吧。”後頭,寧心怡得意洋洋。

田瑩小聲嘀咕,“還是纖姐身材好撐的起來,長的也好看!”

長的好看的人啊,才穿什麼都好看!

這衣服,換個人,換個身材,都不一定能穿出這效果。

寧心怡當然也知道,但還是輕踢了腳田瑩,哼哼,“你讓我得意會,誇我幾句不行嗎?”

這裡可是M洲!

比國內那些酒會,要上檔次不知多少倍。

而且,這裡的人,都是各界上層名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