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照舊便是,柳煙替她開這個年終大會。

黎纖懶散“嗯”了一聲。

“你這個甩手掌櫃啊!”柳煙都替了她好幾年了,嘖歎道:“這你要退位了,不把位置傳給我可說不過去。”

“等著吧。”黎纖反手掛了電話。

十七也打來了電話,挺震驚的,“陳羽那小子及格了!”

陳羽?

黎纖微頓,思索半天,纔想起陳羽這個人來。

南白洲的考覈,可是生死裡走一遭,他竟然及格了嗎?

她有些意外。

“老大,留下他嗎?”十七有些憂慮,“雖然是個好苗子,可他到底是陳家的人,你對陳家又出了手,難保不齊......”

難保不齊,陳羽現在是年少輕狂,等以後長大反應過來,背刺一刀。

畢竟連自己家都能毀,這小子絕對是個狠人。

黎纖思索片刻,吩咐道:“把他扔給黎昊當陪練吧。”

她進組後,黎昊學上不進去,待在都城無聊。

從陸家出來的那天晚上後,就又回了南白洲。

掛了這個之後,又是好幾個電話。

業務繁忙度,簡直是比一年總和都高。

但她也冇全部都接,聽了個風從雲的。

“國醫局那邊最近一直跟諾亞工業打聽,試圖緩和關係,但我直接從背後掐斷了和諾亞工業的供己,他們應該過不好這個年了。”

彆的不行,添亂讓那些人睡不著覺,他還是挺擅長的。

黎纖風輕雲淡,“那就讓他們先熬著去。”

這幾年來,諾亞工業飛速攀升,直接躋身進了世界級藥業。

但也有點飄了,忘記他們建立的初衷和信仰。

至於國醫局......

倒真有為醫學界做貢獻,但也該警告一下。

顧渠來的電話,是問她要不要回神盟。

黎纖興致不高,“不回,錢直接打我帳上。”

顧渠:“......”

神盟五位領袖,其他四位為了建設神盟,每天那叫一個辛苦。

偏生這位是個奇葩。

不從外往裡帶也就算了,還整天從神盟往外扒拉,就跟神盟的錢不是錢一樣。

偏生,其他幾位領袖還都冇意見的慣著。

不過,是他他也慣。

年底事多,很多演員要去走活動什麼的。

何導一合計,直接放假過年。

二十一號,是影視劇大賞。

寧心怡過來接她回去,說,“DM送了幾套衣服首飾過來,等你自己挑選,化妝團隊什麼的,就還是上次那個?”

她到現在都冇弄明白,上次那個厲害不行的化妝團隊,到底是從哪弄來的。

還有DM,為什麼會這麼偏愛黎纖。

但想不明白,就全歸功於黎纖貌美傾城魅力大。

“我尋思著我們要不自己招個化妝團隊吧?”這件事寧心怡想了不是一天了,反正現在星然不缺錢。

那位謹爺也說了,一切都給她最好的。

“先不用。”黎纖垂眸,手底下飛快地回著滿屏訊息,“星然可以考慮著,簽一些其他藝人。”

楚星已經暴露。

鬼霧門就算最近安靜下來,不代表會一直安靜。

雖然說這話很不負責。

但等核心石碎片全部找到,她需要的事情查到,她可能就會離開娛樂圈。

星然這邊......

也不能放任不管。

“有你一個人我們就夠了。”寧心怡不知道她在想什麼,撇嘴道,“你可是說過要帶我們火的,伺候你一個祖宗我都夠累了,再來一個,我可受不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