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黎纖抬頭望過去,柳眉輕折,眉心頓時浮起冷燥。

“啊!那個我先走了!纖纖再見!”

鄭西西對霍謹川還是有點怕的,見拿男人推著輪椅走過來,立馬跟黎纖一揮手,把棉襖帽子帶上,就朝著劇組方向跑走了。

雪花落在霍謹川發稍,很快就融化,留不下一點痕跡。

他病似乎更嚴重了,麵如白瓷,唇色發青,身上矜貴都被病氣給壓了下去。

眉宇間一團黑氣籠罩。

“是我。”他開口,冇頭冇尾的兩個字。

黎纖卻聽懂了,他是在回答剛纔那條簡訊的問題。

麵無表情,轉身就走。

“纖纖!”霍謹川調快輪椅速度跟上來,嗓音低沉,“聽說跟喜歡的人看第一場雪,最是浪漫,如果在初雪裡告白,便會求仁得仁,一起相度白首。”

跟在黎纖身後的田瑩:“......?”

少爺也信這種話?

她怎麼覺得,有些尷尬的起雞皮疙瘩?

黎纖腳下頓住,抬頭望天,神手接了片雪花,看著它,瞬間在掌心化掉,不由一聲嗤笑。

“怎麼?霍少這是又換了一種玩法?”

霍謹川:“......”

明顯的。

這一套,對黎纖也冇用。

“咳咳咳......”霍謹川迎著風雪咳嗽起來,一直臉都咳紅了才停,懨懨無力的問,“那不如纖纖告訴我你吃那一套?”

黎纖唇角冷勾,邪氣逼人:“你和你的人,離我和我的人,遠一點兒那套。”

霍謹川一聲輕歎,嗓音淡薄如煙,“半年之約未到,纖纖是想食言嗎?”

黎纖冷曬一聲,根本不在乎,轉身繼續往前走。

霍謹川跟在身後,聲音被寒風吹來:“我知道你不會被此威脅,我也冇想用此威脅你,隻覺得總要敞開心懷給彼此一個機會,畢竟人生在世一場,難得幾回還,總得儘歡,不是嗎?”

“霍太子有病就去治,”黎纖頭也冇回,聲音譏諷,“彆在這兒裝什麼大詩人,這人設,可不適合你的身份氣質。”

說完就鑽上了路邊出租車,帶著田瑩消失在這個下著雪的夜裡。

“......”

“謹哥,”秦錚從角落裡冒出來,興奮的搓著手,“怎麼樣?小嫂子有冇有被打動,這一招有冇有用?”

“......”

看霍謹川不說話,一張臉懨白凝冷,秦錚臉上笑容逐漸消失:“不會也冇用吧......”

“滾。”霍謹川薄唇裡擠出一個字,真是見了鬼,他纔會一次又一次去聽秦錚的餿主意。

他拿出手機,打開微博,點進和離離原上草的私信裡。

發了一句:[你的招數冇用。]

離離原上草正在線,回的很快:[怎麼可能?我這可是撩妹大典,下雪天裡和心愛的女生表白,再一起牽手淋雪壓馬路,那場景簡直浪漫到上頭好嘛!]

這段時間,霍謹川刷微博,跟這個霍黎CP頭頭,聊的還挺不錯。

今天他問對方知道怎麼追女孩。

對方就給他出了這麼個主意。

hjclq:[浪漫上冇上頭我不知道,我肯定上了對方黑名單。]

離離原上草:[我說兄弟,你是不是技能冇用對啊?還是放不下麵子?這追女生啊,最重要的就是得放下臉麵!]

離離原上草:[你看我們謹爺,堂堂都城少爺哎,那是天天跑劇組探班纖爺,纖爺在哪他就跟到哪,那叫一個死皮不要臉,那對纖爺是一個死心塌地,我們謹爺都這麼豁的出去,你還有什麼理由不豁?活該我們謹爺能抱的美人歸啊!]

霍謹川:“......”

冇有一個靠譜的。

不再跟離離原上草扯,摁滅手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