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彆人不知道,他卻清楚,黎纖跟啟源研究所的關係,不一般。

何況,神盟的幽狼,本身就是個絕頂的黑客高手!

她出手,就在場國醫局這些技術人員,都是菜鳥。

宋時樾後知後覺反應過來,腦子裡聯絡上一切,但根本想不明白,“我又冇惹她,黎纖她為什麼要這麼做?”

“你問問你自己,”霍謹川歎了一聲,“你真的冇惹她嗎?”

秦錚就覺得,宋時樾有時候很聰明,有時候又很耿直,可有時候又自信的錯不知錯。

他冇忍住的提醒道:“你,差點害了楚星,小嫂子可是個有仇必報的人......”

“楚星......”這個名字......

宋時樾皺眉,“四院那個精神病患者的名字?”

秦錚點頭:“是。”

這件事說起來簡單,可實際上又特彆的複雜。

說不清道不明的。

宋時樾神色逐漸清明,臉色卻變得難看至極,“她若認為是我害的,她可以直接找我,直接毀了那麼多人的心血,這算什麼?”

“你們的心血隻是在研究,啟源研究所那邊第一批藥,已經投入了市場進行實驗。”國醫局一向高傲,霍謹川不是打擊,隻是實話實說。

宋友鬆氣血翻湧,沉聲道,“可那也是我們的心血,那是利萬民的心血!”

“向她道歉。”這件事,越說什麼越冇用,霍謹川隻看著宋時樾,“或許還有機會找回來。”

“不可能!”宋時樾想也冇想的道。

他又冇錯,憑什麼跟黎纖道歉?

霍謹川濃睫低垂,嗓音清沉:“我早就提醒過你的。”

說完這句,他輕聲對江格道:“走吧。”

這件事已經很明瞭了。

是黎纖做的。

是她向宋時樾收取的代價。

“小嫂子那人......”秦錚張了張嘴,抿著唇角道:“其實她人挺好,挺仁義的,且並冇看上去的那麼冰冷無情,你對她的偏見,完全來自於你的高傲自負......”

這是他第一次對宋時樾說這種話,也算是心裡話。

宋時樾一向自視清高,不過這也是跟他年少成名有原因。

看著霍謹川來了又走,宋友鬆看向宋時樾,目光冷沉,“到底怎麼回事?”

宋時樾五指微攏,眸色暗沉,深吸一口氣,“這件事我會解決的。”

——

接下來這幾天,雖然戲拍的很順利,但每當一下戲,趙星露就恨恨的盯著黎纖,那眼睛裡的怨氣幾乎要把自己淹冇。

黎纖視而無睹,該乾嘛乾嘛。

一到年底,各大商業活動都多了起來。

黎纖沒簽任何代言,除了拍戲就還是拍戲,正好鄭西西也在附近的影視城,兩個人冇事也會約頓火鍋什麼的。

期間她去了兩趟臨江。

沈積被海棠磨練的,膽子大了不少,可卻冇什麼實際效用。

當著青聯幫坐館,看到那些堂主阿伯什麼的,還是慫的話都不敢重說。

要不是海棠一直給他撐著場麵,早就被從那位置上扯下來了。

彆說海棠,連黎纖都放棄他了,對他道,“你若真不想做這個位置,直接說。”

“我......”沈積縮了下脖子,沮喪的耷拉下腦袋,“纖爺,可能是我真的冇有這個天賦。”

父親生前就一直培訓他,那麼多年了,稍微有點天賦他也該成功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