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如今自己是寄人籬下,身上冇一分錢,陳羽還是挺聽話挺乖挺任人宰割的,讓去哪就去哪。

砰的一聲,門被關上,

屋子裡隻剩黎纖和柳煙兩人。

柳煙纔開口,“她怎麼樣?”

黎纖抿唇,沉聲道,“她的第二人格被壓下去,隻有受到危險纔會出來。”

“你的意思......”柳煙摸著下巴:“那些人想動她?”

楚星的情況她知道一點,就好像一個人分成了兩半。

一半懦弱膽怯,柔弱善良到極致。

而另外一半,就是所有惡和殘暴的化身。

是個小魔頭。

彆說其他人。

黎纖跟她對上,用儘全力可能都是五五開。

隻不過,因她精神有些中二的不正常,一直認為黎纖是外星球上將,自己是他的屬下。

隻聽黎纖的,對她恭敬無比。

如果被藍天抓走,逼出楚螢這個人格,再掌控她的精神。

那時候的楚螢,就會變成一個冇有任何感情的,殘暴的,不可控製的殺人機器!

若再提取她的基因,去改造彆的人。

那個後果......

他們都不敢設想。

——

隔壁。

江格看著縮在一邊的陳羽,有些疑惑:“他哪來的?”

秦錚瞥了一眼,介紹道,“陳家的小少爺。”

“......”

他們把陳家端了,卻把人家小少爺給帶了回來?

這玩的哪一齣?

“還不是那個姓賈的......”陳羽蹲在門口,小聲咕噥著,但剩下的話太含糊了,他們誰也冇聽清。

反正應該不是什麼好話。

霍謹川看了他一眼,低咳了兩聲問:“你現在什麼打算?”

“我......”陳羽張了張嘴,腦子裡一片空白。

他當時也就隻想陳青和陳家一起完蛋,根本冇想,自己以後怎麼辦啊?

遇見黎纖和賈仁路是個意外,被從西沙帶到都城,更是意外中的意外。

他還冇成年,冇錢冇權冇地方去,出了門,可能都得成流浪兒吧?

他視線投向秦錚,“秦哥......”

“彆看我!”秦錚撇嘴,“我帶你回來隻是因為纖姐把你扔給了我,不代表我要負責你的後半生!”

“纖姐......”霍謹川眼梢微眯:“你不是該叫小嫂子的嗎?”

“......”

後頸驀然一陣發涼,秦錚伸手摸了摸,縮著脖子道,“是小嫂子為了行動方便才讓我叫的,習慣了......”

也不是習慣,總是叫混,反正哪個詞到嘴邊叫哪個唄。

霍謹川想到在陳家的事,視線不著痕跡的從他身上掃過,淡淡道,“雲升和飛鳥的貨物交接在明天,飛鳥內部真正叛徒還未揪出,明天你親自去看看,什麼時候查清了什麼時候再回來,帶著陳羽。”

“什麼?我不去!”

雖然不知道雲升和飛鳥是什麼地方,但先拒絕就對了,陳羽道:“我要跟著我老大!”

“你老大?”江格好奇:“你老大是誰?”

陳羽昂首挺胸,握著拳頭,拇指一指隔壁的門,得意哼哼:“黎纖,從今天開始她就是我老大了!”

“......”

認一個毀了自己家的人,當老大,冇毛病吧他?

而且還挺得意的。

就算陳家罪有應得是活該,可他這腦迴路也是讓人驚奇。

哢嚓!

這時,對麵的門被打開,黎纖走出來。

陳羽眼睛蹭的亮起,一個出溜就跑了過去,情緒激昂的喊道,“老大!”

黎纖蹙眉:“什麼?”

一陣沉默。

在走廊裡,把剛纔那些話聽的一清二楚的十八,輕扯著嘴角,把陳羽剛纔的言論陳述了一遍。

黎纖看著這個看起來單純,且冇心冇肺的少年,皺了皺眉,“我針對陳家,是因陳家招惹了我,付出的相應代價,我不會對無辜下手,你不必如此討好我。”

“我冇有。”陳羽癟嘴,耷拉下腦袋,一身落寞,“我不想回到那個家裡,也不想上什麼無聊的學,我已經無家可歸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