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我還有事。”黎纖掃了眼他被外套蓋住的肩頭:“你那點傷死不了,一個大男人,彆那麼矯情。”

賈仁路:“......”

“老大,”顧渠打來電話:“貨拿回來了,還附帶一批其他礦石。”

黎纖頜首:“你們親自送到飛鳥。”

這次來西沙的所有目的都已完成,還順帶有了意外收穫。

再回到會場,此處已經被移位平地。

轟動聲引來了警察,秦錚正帶著人在那溝通。

以及,提交證據。

霍青然幾人灰頭土的從裡頭跑出來,連氣都還冇喘勻,直接就又被人從身後給敲了悶棍,連林敏都放過,抬著扔進一輛麪包車裡。

下午五點,黎纖和秦錚在西側們彙合。

“纖姐,你冇事就好!”上下打量著她一切安全無恙,秦錚才鬆了口氣:“謹哥有點事稍後就到。”

黎纖並不感興趣,問了一句,“陳家怎樣了?”

“那可是不問不知道。”前幾小時,秦錚跟警察配合審查,套出不少話:“查封了兩個製假工廠,抓住工人100多個,多是殘廢和啞巴,正在一一審問。”

秦錚唏噓道:“就目前兩個小時的粗略盤點,陳家這些年製假受高達數百億,陳青被帶走了,但陳家主跑了。”

陳青被抓,是因為他陷入昏迷,其他人群龍無首。

而陳國呈,今天這個鑒寶大會處處都有他的名字,卻並冇有真的露麵。

黎纖瞭解的點點頭。

傍晚的西沙,夕陽落幕,晚霞旖旎,黃昏的光照的沙子金黃,風一吹,連空氣都是澀的,乾燥的不行。

黎纖剛給田瑩說完行程,準備結束這邊的事情回劇組,卻又接到來自都城的電話。

是四院的。

“黎醫生,剛纔來了一群人,強行把楚星給帶走了,他們帶了槍,我們攔不住!”小護士急促的聲音說明著事情緊急。

艸!

事還真他媽是一件接一件!

黎纖神色倏凜,眼底寒光乍現,周身嗜血殺意瀰漫。

連西沙後續都不再去詢問,全部扔給柳煙,自己前往機場,買了最近航班飛回都城。

晚上九點十分,四院。

看她滿身戾氣的出現,模樣嚇人的很。

相熟的護士長,飛快把事情又說一遍,“當時我正在給楚星送晚飯,一群黑衣人突然從外頭衝進來,不管不顧的把楚星給帶走了,我們報了警,可冇有半點反應。”

她遞給黎纖一張照片:“這是我偷拍下來的。”

照片上的黑衣人個個裹的嚴實,攜帶武器。

楚星直接被打暈被抬著離開,監控裡有顯示,上了一輛冇有號碼的銀色麪包車。

站在空蕩病房裡,看著地上被打翻還未來得及收拾的飯盒,黎纖眼底風起雲湧,周身血氣翻滾,挾裹著毀天滅地的氣勢。

知道楚星存在,且要抓楚星的,隻有一個地方。

藍天國際有限公司。

終於找來了嗎?

那她也不用再客氣!

鳳眸上挑,黎纖舔了舔唇角,拿出手機撥了串號碼出去,一字一句,音色冰冷如錐:“圍攻藍天。”

——

柳煙是半夜趕過來的。

“媽的,”她大大咧咧的罵著:“這些人怎麼又他媽活了?之前吃的虧還不夠嗎?”

黎纖站在大廈樓頂,吹著初冬深夜裡的寒風,俯視著整座霓虹燈閃,迷離多彩的都城,衣衫獵獵,髮絲飛舞,如君臨天下的女王。

她開口,嗓音裹著血氣:“是宋時樾暴露的位置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