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簡短三個字,像在陳青臉上打了一巴掌。

對方根本冇把他們放在眼裡。

“你們真以為一個連存不存在都難說的九州盟,能夠真的威脅到陳家嗎?”

“一個陳家而已,”黎纖輕笑,語氣輕飄飄的,蔑視儘斂:“何須九州盟?”

“你!”

“全憑本事吧。”

“那就休怪我不客氣了!”陳青也不再廢什麼話,命令一下,周圍人立馬全部湧了上去。

“比一比?”

“我贏了你就露出真麵目。”

“我可以給你我的真心。”

“噁心。”

黎纖和賈仁路兩人,毫無畏懼的迎拳而上,嘴上還帶著相互試探的閒聊。

“你們保護我!”陳羽躲在兩人身後,大聲喊道:“我有陳家賄賂證據!”

“陳羽!”陳青手握成爪,直接朝他抓來。

可陳羽滑的跟泥鰍一樣,在人群裡竄來竄去,讓他連片衣角都抓不住。

“小嫂子!”秦錚被一群人追著而來,兩批人馬大型相撞現場,一顆子彈橫空飛來,直朝他後腦勺。

黎纖神色微變,腳下一躍飛起,踩著幾個人頭橫空飛過去,神手把他拽開。

而就在那子彈到了近前時,纖腰被人攔住一個旋轉挪開,男人清冽的氣息鋪麵而來。

隨之,就是一聲悶哼,賈仁路的左肩綻開一朵血梅。

聞著那刺鼻血腥味兒,黎纖皺眉:“有病吧你?”

賈仁路捂著肩膀,摸了一把血,劃開一個蒼白的笑:“我剛救了你!”

“老子需要?”那顆子彈根本就近不了她的身。

賈仁路有些好笑:“救都救了,我現在可是為你受的傷。”

“你他媽......”黎纖舔了舔牙尖,把他從自己身上推開,冷笑道:“苦肉計這種東西對我冇有用。”

秦錚回神就看見這一幕,臉上表情變了又變。

一個傷員,兩個拖累,黎纖懶得再跟陳青耗下去,接通頻道,淡淡吩咐,“查收陳家所有假古董,提交工商局,會場移為平地,不要傷及無辜。”

“你太狂了!”

她這句話,無法無天,陳青的拳頭砸上來。

黎纖輕鬆閃身躲開,蔥白指尖一根銀針飛出去,直中陳青後頸,他一聲悶哼,整個人都向後栽去。

賈仁路看著那一閃而過的銀色,瞳孔微凝。

陳羽一聲驚呼,“你殺了他嗎?”

“冇有。”黎纖拽住他衣領,直接把人扔給秦錚:“先帶他出去。”

“可你......”秦錚猶豫,剛纔那一下,如果不是賈仁路,被打中的就是黎纖。

“哎呀走了!”陳羽對陳家和陳青冇有半點感情,也不管他們會對陳家怎樣,拽住秦錚就往外走:“他們倆那麼厲害肯定冇事的!”

秦錚知道自己留下說不定會成為拖累,連忙道,“纖姐,我去找謹哥來接應你們!”

隻可惜,他冇找到霍謹川。

等他帶著人又回到陳家會場時,就見裡頭濃煙滾滾,不知道是誰放了一把火。

而黎纖和賈仁路兩人,已經不見蹤影,耳麥和手機都聯絡不上。

——

街頭。

黎纖從藥店出來,把傷藥扔給賈仁路。

看她那模樣,賈仁路薄唇聳動,露出了點兒可憐的神色來:“你不會是要把我拋下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