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秦錚冇想到他會這樣問,下意識看向黎纖,就對上那雙好看的眼睛,心跳突然又開始加速。

他眼底慌亂一閃而過,語氣有些衝的對賈仁路道,“我喜不喜歡她關你什麼事?”

有些炸毛的心虛意味。

賈仁路眼底暗光更濃,周身氣息都突然變得陰沉起來。

秦錚後頸突然一陣發涼,摸了摸,心底向霍謹川道了一百八十個歉。

“準備動手。”

就在這時,黎纖突然站起來,挎著揹包就往外走。

賈仁路神色微閃,起身雙手抄兜的跟著往外走。

“去哪啊?”秦錚還在數錢,聽見這話,一臉懵和茫然,摸不著頭腦,“動什麼手啊?”

可惜冇人回答他。

黎纖拿出鴨舌帽,頭頂一扣,一腳踹開緊閉的房門,不等門口看守反應過來,便抬起一條長腿向後踹去,同時一個手刀砍出去。

門口兩個看守同時倒下。

黎纖收了腿腳,拉正帽子,扔了個口香糖在嘴裡嚼著,雙手抄兜的朝西側走去,背影瀟灑又酷。

賈仁路看著她背影,一聲輕笑,拿出手機撥了串號碼出去,言簡意賅道:“動手。”

秦錚:“......”

他飛快把銀行卡都揣進口袋裝好,飛快追著黎纖而去:“纖姐,動什麼手啊?要用強的拆了陳家嗎?要不要給謹哥打電話,讓他們前來接應?你有計劃了嗎,我們......”

“閉嘴!”黎纖一個眼刀子飛過來,戾氣浮生,“再嗶嗶,連帶你一起宰!”

“......”

秦錚突然就想到,很久前黎纖用一片樹葉劃傷自己臉的事來,嚇得一個激靈,猛地就閉緊了嘴巴。

黎纖斂回目光,食指摁了下耳朵,繼續往前走,嗓音清冷,“黑掉陳家所有紅外監控,查那批礦石位置。”

“是。”

秦錚正一頭霧水,就聽耳朵裡突然傳來一聲應,又嚇得一抖,“纖姐......”

“誰?”耳麥裡一頓,男聲疑惑:“老大剛纔那男人......”

“順帶的。”算是解釋,黎纖回頭看向緊跟身後的秦錚,淡淡道:“自己找個地方玩去,我打開了全頻道連麥,有危險就對喊救命,有人會來救你。”

秦錚:“......”

他雖然養尊處優,但也不是個真的廢物啊?

“纖......”

“你隻會連累我。”

“......”

根本不等秦錚再說什麼,黎纖身影眨眼就消失在長廊裡。

肩膀上突然被摁了隻手。

秦錚猛地回頭,就看見了賈仁路,不由眉頭緊擰,有些煩:“你怎麼這麼陰魂不散?”

“嗬嗬......”賈仁路喉間溢位兩聲低笑,手又用力在他肩膀上拍了兩下,嗓音低沉:“角落裡玩兒去吧。”

然後,就拍了拍手,朝黎纖消失的方向走去了。

“......”秦錚反應慢的炸了毛:“我玩你大爺玩!”

“兄弟,還挺重口味兒啊?”耳朵裡突然傳來一聲笑。

秦錚:“......”靠!

“能讓我家老大帶著玩,讓我們看著你的安危,”對方跟冇感到他的尷尬一樣,繼續笑著開口問:“兄弟,哪條道上的?”

雖然不知道對麵是什麼人。

但能喊黎纖老大,還在這對付陳家,絕對非尋常人!

秦錚扯了扯嘴角,還是冇耍嘴皮子的自報家門,“都城秦家繼承人,秦錚。”

“你是秦錚?”對麵稍微愣了愣,問他,“那霍謹川也在陳家?”

認識他?

秦錚腦子逐漸清醒:“不在。”

他不再跟著對方的話走,反問:“話說,兄弟,你又是哪條道上的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