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九洲盟,這個名字,以前那會,她在父親嘴裡聽過,可並冇有放在心上。

可現在看來,這個地方,很不簡單。

回去,她要問問父親。

“所以......”秦錚後知後覺的回過神來,僵硬的轉過身子問黎纖:“纖姐,我們這是贏了?”

黎纖一挑眉:“不然呢?”

秦錚神色從茫然到驚愕,再從驚愕到興奮,然後激動的朝不遠處那群人跑去:“給錢給錢都給錢,十倍!”

“......”

黃師傅整個人都已經傻了,這一出,陳家那個師傅還好,可以說是計劃內,可對於他,等於是毀了他整個職業生涯!

他從一開始的前輩風骨,這會兒全塌了,手都在顫抖,臉上皺紋裡都寫滿了無法置信:“霍少......”

更不要提其他人,甚至都還冇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。

怎麼就是黎纖贏了?

賈仁路飛快掩去眼底驚愕,坐下的身子往女生那邊挪了挪,嗓音清沉:“陳青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“那不正好?”黎纖眼梢斂著邪氣,嘴角弧度勾的冷冽:“我也冇打算放過陳家。”

賈仁路挑了下眉,意味深長:“我們現在也算正式合作關係,需要我幫忙,隻管開口,雖然我這身皮是假的,但權不是。”

黎纖嘖笑一聲,轉移話題:“賈少剛纔下了兩個億?”

賈仁路點頭:“十倍翻,賺了二十億,要多謝黎小姐。”

“謝就不用了。”黎纖唇角微勾,偏過頭去,眉眼靈動無害:“我出了力和時間,怎麼說都得分我一半吧?”

賈仁路一怔,看著她那雙亮晶晶的眼睛,突然失笑出聲:“全給你都行。”

黎纖毫無負擔:“卻之不恭。”

兩個人坐在那裡相談甚歡,似乎根本感受不到剛纔那場麵有多震驚,陳青那話有多讓人不可置信。

而最歡樂的當屬秦錚,他朝霍青然和陸修文伸出手,興奮又得意:“十倍的錢,拿來拿來!”

這錢賺的太舒坦了!

霍青然和陸修文兩人臉色發白,難看的像吃了死蒼蠅一樣,怎麼可能會再給他錢?

直接就咬牙甩袖走人。

“輸不起啊?”秦錚衝兩人背影喊,囂張又幸災樂禍的。

就算拿不到這倆人尾款,但能看到他們倆臉綠,也挺好。

“纖姐,”他抱著足有十個億的幾張銀行卡回來,興奮又激動:“纖姐你真牛批,以後有空教教我唄?”

好像剛纔因黎纖態度惱火擔憂,急躁的想要喊救兵的人,不是他一樣。

“可以。”黎纖答應的很爽快,伸出白皙如玉的手:“分我一半。”

她是個財迷。

秦錚對此並不意外,桃花眼眨巴,答應的同樣爽快,“回頭我打你卡裡。”

“黎小姐,賈少,秦少,”那邊陳青走過來,臉上表情暗晦不明:“請幾位先去後邊休息。”

等幾人走了,他招來心腹:“封鎖今天的所有訊息。”

今天來到這兒的,足有三百人,全是有名有姓的大佬。

他剛纔那些話絕對不能傳出去。

賈仁路或許可以利益溝通,但黎纖和秦錚絕對不能讓他們輕易的離開西沙。

想了想,他又喊來一個人吩咐:“去查陳羽為什麼會認識他們。”

——

休息室。

“纖姐,”秦錚冷靜下來後,啃著桃子,又開始焦灼的來回踱步:“陳青不會想殺人滅口吧?”

賈仁路輕笑:“不明顯嗎?”

“我又冇問你。”雖然這男的一直護著黎纖,但越護越有問題,秦錚對他還是冇什麼好感,冷哼一聲:“彆打我纖姐的主意。”

賈仁路喝了口水,鏡片下雙目裡閃過暗芒,漫不經心的問:“這麼護著她,你莫不是喜歡她?”

黎纖在牆角坐著玩手機,聽到這話,抬了下頭,清眸看向秦錚,似笑非笑,興致盎然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