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修文怎麼還冇回來?”卓旭看著腕錶時間,都過去十五分鐘了,廁所上的也太久了,“不會碰上什麼事,或者迷路了吧?”

霍青然也皺了下眉,這會地拍賣暫停,休息時間,他起身:“我們去看看。”

不管怎麼說,陸修文都是陸婉的哥哥。

兩人剛出去,拐了條走廊,迎麵就碰上幾個人。

中間走在最前頭那人坐在輪椅上,黑色的絲質襯衫,釦子扣到最頂。

整個人淡漠出塵,麵相俊美到近妖,膚色是病懨懨的白,淚痣點綴,卻不顯娘,反而陰鬱和煞氣繚繞,高不可攀的矜貴之下,深不可測。

霍青然神色一緊:“小叔叔。”

“嘖,大侄子也來了啊?”秦錚笑的浪蕩,往他身後拍賣廳看了一眼:“看上什麼告訴我,叔叔拍下來送你。”

明明年紀跟他一樣大,輩分也一樣,就仗著跟霍謹川走的近,占他便宜!

霍青然臉色沉下去:“秦錚你彆太過分!”

“嘖,”秦錚一聲嗤笑:“連青桐一半乖都冇有,有你這樣的侄子我都嫌丟人。”

那語氣,跟責怪幾歲小孩兒一樣!

霍青然臉色發青,咬牙切齒:“秦錚!”

“你......”

“走吧。”

霍謹川淡淡開口,輪椅繼續向前,立體的五官淡如水墨描繪,始終冇什麼多餘情緒。

等幾個人過去,卓旭才鬆了口氣,扯了下被汗水黏在身上的襯衫,唏噓道:“不愧是少爺,就算身殘病弱,這氣場也太嚇人了!”

霍青然拳頭緊握,目光深處陰雲翻滾:“他就是個瘋子!”

——

黎纖離開二層,銷燬那邊兒監控內容後,柳煙的聲音又從耳麥裡傳出來:“真難想象這樣的傻子竟是你親哥!”

黎纖麵無表情。

柳煙嘖歎:“這要是我,我肯定把他宰了!”

黎纖點了下電子手環,正想說什麼,耳邊突然傳來一聲巨響,腳下遊輪隨之一陣晃動。

她飛快抓住甲板欄杆,眉心微蹙,不等問,耳麥裡就傳來黎昊的聲音:“姐,有人在船上放了炸彈!”

黎纖柳眉倒豎,戾氣頓生:“真他媽遍地是傻子!”

然而下一刻,黎昊的聲音就又響起來:“姐!小白鼠出事了!”

二樓拍賣大廳,人們因為剛纔的爆炸一片混亂,紛紛喊鬨著讓遊輪靠岸下船。

黎纖繞開混亂來到二樓,剛要進去,突然被人從後邊抓住手腕,她反手一撇,直接卸了對方胳膊,鎖著對方喉嚨把人摁到地上。

“啊!”對方一聲慘叫,連忙喊著:“黎纖,是我!陸修文!”

黎纖皺眉,手用力一提把他胳膊接上,帶著人甩出去,眉目冷厲,滿是不耐:“想死就直說!”

陸修文靠在牆上揉著胳膊,臉色疼的發白,目光卻死盯著黎纖:“船上爆炸是不是你乾的?你來這的目的是什麼?”

“就這腦子白瞎一張臉,你要不還是直接宰了他吧。”髮絲下隱形耳麥裡傳來柳煙的聲音,滿是鄙夷。

黎纖舔了舔唇角,笑的邪佞:“是不是都跟你沒關係,再他媽來煩我,老子就把你丟下海餵魚。”

“姐。”黎昊正好從裡頭出來,興奮的衝她招著手:“快來!”

“黎纖,你......”

陸修文還想問什麼,但話剛出口,就被黎纖一個眼神駭住。

——

房間裡,霍謹川雙手被輪椅兩側扶柄上升出的鐵環扣著,腳腕也被鎖著,雙拳緊握青筋凸起,俊美如玉的臉上冇有了平時淡漠,緊咬著牙,滿是隱忍痛苦的猙獰,額頭上冷汗不斷滑落。

宋時樾正給他注射著隨身帶的藥劑。

秦錚滿目怒火,轉身就往外走:“老子去殺了他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