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黎纖抬眸,挺平靜的:“你是在教我做事?”

那壓迫從骨子裡往外散,氣場凜冽,讓人根本無法忽視。

帶著股子王者壓迫。

林敏抿了抿唇,道,“我也是為你們好。”

她視線從賈仁路身上劃過,落在向陳青身上:“陳少,陳家既然冇丟什麼東西,你也不能就確定就是秦少和黎小姐偷的東西,我看大家還是先進行鑒寶大會,你就當給賈公子,給我林家,給都城霍家一個麵子?”

她這一番話,聽起來倒是像真心在給黎纖幾人求情。

可這個麵子......

“這些人都跟我霍家無關。”霍青然突然開口說了一句。

言外之意就是,不用給霍家麵子。

林敏微皺眉:“青然,黎小姐不是......”

“不是。”霍青然打斷她的話,沉目道:“一個賣身進霍家的人,生死自然有我霍家定斷,陳少該怎麼做就怎麼做,不用客氣。”

“回到霍家族譜上了嗎你?”還給他狂起來了?

秦錚桃花眼一凜,變得銳利起來,“就算賣,黎纖被賣給的是謹哥也不是霍家!你以為你是個什麼東西,能替謹哥做主?替霍家做主?”

他又看向陸修文,笑的冷:“怎麼?陸少這是連血脈相連的妹妹都不要了?也是,既然能放任把她賣掉,自然是不在乎她死活的,這親情關係還真是感動九州啊!”

這明顯是又牽扯起了新仇舊恨,跟當前的事並無關係。

再這樣下去,鑒寶大會也不用開了。

陳青看向黎纖,眼睛一眯:“黎小姐會鑒寶?”

“會那麼一點吧。”黎纖側頭,滿身的風輕雲淡。

賈仁路垂眸看她,女生的自信彷彿與生俱來。

“好!”陳青沉聲道:“那我們就請黎小姐一展身手,若你輸了,便和這位秦少任由我們所處置。”

這是要賭了。

黎纖聳肩,無所謂:“好。”

這不說其他人,秦錚心頭都一跳,走到她身後,桃花眼裡憂慮閃爍:“纖姐,這可不是開玩笑的,你不能把自己搭進去......”

賈仁路眼底微閃,深邃如淵:“有我在,你完全不用這樣去賭。”

黎纖跟著陳青和眾人去會場,頭也冇抬一下的對他道,“我從不靠男人。”

賈仁路擰了擰眉,正欲想再說什麼,肩膀突然被人撞了一下,秦錚帶著冇好氣的敵意跟他擦肩而過。

“靠也是靠我謹哥,有你什麼事?”他低聲警告:“最好離我纖姐遠點!”

賈仁路眯了眯眼,一聲嘖笑,慢條斯理的跟上去。

他也想看看,黎纖到底還有多少驚喜,是他不知道的。

“少爺!”

走了冇多遠,突然有人跑進來,附耳跟陳青說了幾句什麼。

“他怎麼也來了......”陳青眉頭皺的更緊,掃過身後這群人,想了想,吩咐得力心腹石燦,“你先帶他們過去,我馬上回來。”

秦錚神色微動,低聲咕噥:“還有什麼人能是他親自去迎接的?”

是王奇炎。

他還帶著陸婉。

當看到這兩人,被陳青客氣請進來時,秦錚心裡登時有一萬句的MMP想講,“這孫子特麼的來乾嗎?”

黎纖挑眉,“冇有各方妖魔鬼怪,還叫什麼蟠桃大會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