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拍賣會現場。

後幾排並不怎麼好的角落位置,卓旭看著四周來往的人,低聲道:“你們有冇有發現,船上巡邏得保鏢似乎頻繁了......”

霍青然淡淡道:“這種拍賣會雖然拍的都是稀物,但是經過帝國公正的,有人混進來,他們加嚴防備很正常。”

拍賣開始兩個小時,卻纔拍了一件物品,價格8.7個億。

他們就算有錢,也冇有這樣揮霍的資本。

“我去下洗手間。”陸修文起身從後邊繞出去,走到洗手間門口,一道纖細高挑的身影正好從裡邊出來。

冇有遮擋的眉眼明豔張揚,斂著囂張,陸修文身子一震,有些錯愕:“黎纖?”

黎纖不由挑了下眉:“陸少啊,真巧!”

竟然真的是她,陸修文兩步走過去:“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黎纖散漫一笑:“在都在了,怎麼在的似乎不重要吧?”

“你......”想到‘仙丹’,陸修文忍著不悅,眉頭緊皺道:“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!”

黎纖挑眉,歪了下頭:“那我現在跳海?”

拍賣會還要維持兩天半,船纔會靠岸,中途想下船隻有跳海。

陸修文被懟的一噎:“你......”

“就在這邊兒,快!一定不能讓他跑了!”他話冇說完,被後方一陣嘈雜給打斷。

黎纖眼底微閃,轉身就走。

“黎纖,你給我站住!”陸修文下意識的伸手拽住她胳膊:“我話還冇說完,你是......”

“放手!”黎纖斜睨過來的眼神,陰冷駭人,嗓音淩厲。

陸修文被駭了一跳,可很快就被身後嘈雜給驚得回神,看著黎纖一身黑色打扮,想起剛纔卓旭說的船上加嚴巡邏。

頓時皺起眉頭:“他們在抓你?你乾什麼了?我告訴你黎纖,這裡可不是你能亂…”

那些人已經衝了進來。

“閉嘴吧!”黎纖飛快單手戴上口罩,從陸修文手中抽出胳膊時猛地把人往下一帶,腳尖輕點地麵,踩著陸修文的背,一個彈跳,後空翻了出去。

陸修文還冇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,人就已經被踩著爬到了地上,然後耳邊就是一聲聲淒厲的慘叫。

等他爬起來,就見剛纔那些衝過來的保鏢,此時全都已經躺在了地上一動不動。

而黎纖站在他們中間,一身冷酷的黑,雙腿筆直修長,鴨舌帽下披散著地過肩長髮,在從窗外竄進來的風裡飛揚,滿身的桀驁囂張,骨子裡竄出的邪佞。

僅露的眉眼便明豔至極,一雙眸子深邃如寒潭,斂著無儘血意,戾氣逼人,氣場冷冽,像刀屠戰場的女將。

“你......”

本想罵她的陸修文,被嚇了一跳,不可置信的看著她:“你殺了他們......”

黎纖睨他一眼,口罩下紅唇裡,衝他吐出兩個字:“傻子。”

罵完,動作極颯的把上衣外套的黑色帽子也扣在頭頂鴨舌帽上,踩著散漫的步子轉身,嗓音涼薄:“不想死就閉緊你的嘴!”

她身影消失,周圍那迫人的氣場才消失,後背的疼湧上來,陸修文踉蹌的往後退靠到牆上,雙腿一軟竟癱倒在地上。

不知何時,已是一身冷汗,心裡眼裡,全是茫然和駭然。

黎纖她不是在貧民窟長的的嗎?她怎麼會這麼厲害?

她......到底是什麼人?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