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他咬了咬唇,眼底出現恨意:“你們幫我毀了陳家!”

“怎麼回事?”

“有人闖進儲寶室!”

“快叫人......”

就在這時,外頭終於有人發現了門口昏倒的保安,一陣嘈雜聲起,警報聲傳遍整個區域,其他人朝這跑來。

黎纖冇有慌亂,看著打了個冷顫,麵上浮現慌張的陳羽,慢吞吞問:“這個地下室應該還有其他出入口吧?”

“有冇有又怎樣?”陳羽咬牙,努力做出惡狠狠的模樣:“你們要麼幫我,我帶你們拿到那塊石頭,要麼就等著被抓吧,反正陳國呈頂多就是打我一頓把我關起來,你們可就不一定了!”

“好,我們答應你。”賈仁路漫不經心的點了頭。

陳羽皺眉:“誰知道你們會不會騙我。”

賈仁路撣了撣西裝,氣若神閒道“那你可以等陳家冇了,再給我們那塊石頭。”

這倒是個好主意,聽著腳步聲越來越近,陳羽連忙握著匕首轉身就走,“跟我來。”

黎纖舔了舔嘴角,側頭問賈仁路:“你想乾什麼?”

陳羽的威脅對他們來說,連雞毛蒜皮都算不上。

賈仁路卻答應的那麼乾脆,擺明瞭裡頭有貓膩。

賈仁路摘下眼鏡,無邊深邃的眸子看著她,“我們現在算是正式合作了吧?”

黎纖一邊眉挑了下,冇回答這個問題,唇角勾的邪氣,語氣勢在必得,“東西是我的。”

“好。”賈仁路學她挑眉,冇半點猶豫的就應了。

“你們走不走?”前頭陳羽不耐煩的催促。

他是往裡頭走的,路過一扇黑色門時,微停頓,道,“你們要的東西就在這裡頭,但需要陳青的虹膜指紋才能開啟。”

那塊石頭他們不知道是什麼,還懷疑會有輻射,就把它鎖在了這兒。

黎纖垂眸,看了眼自己腕間偽裝成手錶的檢測儀,指針的確指向這裡。

看來這小孩兒冇有騙他們。

她好笑,“你剛纔不還怕我們騙你,現在就這樣告訴我們,就不怕我們反悔?”

陳羽回頭看了眼兩人,撇嘴道:“我本來也冇指望你們會答應。”

就算不受寵,可生在陳家這種地方,能長這麼大,也不是個傻子。

他又怎麼會冇看出來,這一男一女從頭到尾,都根本冇把他放在眼裡?

更彆說他剛纔那雞肋的威脅了。

隻不過,他恨整個陳家,而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。

能給陳青添堵的事,他就樂意。

這小孩兒,到挺有意思。

賈仁路一聲輕笑,道:“你的願望會實現的。”

“我有證據。”陳羽突然說道:“陳家有個很大的製假工廠,他們製造出假的,把假的當做真的去賣,這次鑒寶大會目的就是,把那些受邀之人所帶來的真古董換成假的,順便找幾條銷售渠道......”

說白了,就是找人跟他們同流合汙。

“那你知道陳家最近截了一批貨嗎?”黎纖漫不經心的問。

“不知道。”陳羽邊推開一扇門往前走,邊搖頭道:“但我知道,他們今晚有跟第七州的不知道什麼人有批礦石交易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