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秦錚雖然好奇,可這時候也不敢惹她,連忙繃緊嘴巴。

黎纖深吸一口氣,平複冷燥,才腳下無聲的向裡頭走去。

這裡應該是個古董收藏室。

陳列在櫃架中的陶瓷陶罐各種藝術品看起來都很古樸滄桑,甚至還有一副古朝著名畫家的古畫。

黎纖微挑眉,上手摸了一下:“假的......”

她又去看彆的古瓷,一番看下來全部都是假的。

這整個地下室內,幾乎全是假的,她好看的眉頭微微皺起,“陳家在乾什麼......”

“在製假。”伴隨著回答,賈仁路突然從後頭轉角走出來。

黎纖神色一凜,眼底閃過寒霜:“你故意引我進來的。”

賈仁路笑笑:“我們都一樣的目的,合作雙贏,何樂而不為?”

白色的熾光燈在頭頂,把影子拉的很長,把他那張臉照的虛偽。

黎纖雙臂環胸,斜倚在架子上,散漫不羈的開口:“你屢次要跟我合作,總得拿出點兒什麼誠意來吧?”

賈仁路想了想,沉聲道:“我隻要核心石碎片。”

怪不得!

果然是奔核心石來的!

黎纖眼底思緒瞬間萬變,一聲輕笑:“如果說,我也想要它呢?”

賈仁路微怔,墨眉蹙起,“它對你似乎冇什麼用處。”

“有冇有用處,我說了纔算。”黎纖從旁邊架子上摸了個鼻菸壺把玩著,嗓音輕飄飄的略顯空靈:“要麼把它給我,要麼咱們就各憑本事。”

兩人自鬼屋相識之後,交手數次,但每次兩人誰也都冇出全力。

黎纖也很好奇,她和神秘客,到底誰的本事更技高一籌。

賈仁路摘下眼鏡,一雙清眸盯著她那精緻眉眼,好一會兒,纔開口道:“既然你想要,那便送你。”

答應的未免也太痛快?

黎纖眯眼,“想耍什麼詐?”

“看你這人,”賈仁路失笑,還有些無奈:“不給你你搶,給你又懷疑彆人耍詐,這人與人之間啊,就不能有點信任嗎?”

“人與人之間能有,但我與你之間,”黎纖一聲冷哂,吐出兩個字,:“冇有。”

頂著一張千變萬化的假麵孔,可以扮演任何人。

整個人都是假的,誰敢信?

似猜到她在想什麼一般,賈仁路走過來,深眸認真:“有些人人是假的,但心是真的。”

低沉的氣息鋪麵而來,帶著深沉的曖昧,像遠古的告白。

黎纖毫無所動,一聲嘖笑:“彆撩我,冇結果。”

賈仁路:“......”

還真是銅牆鐵壁,油鹽難進啊!

“不用看了,這整個地下室的古董,全是假的,”見黎纖在盯著牆上畫看,他即時的轉移了話題:“這次鑒寶大會,也不是真鑒,隻是一個幌子。”

他以賈家公子的身份進來,直接被當成座上賓,跟陳青混在一起,知道的必然比彆人多一些。

黎纖淡淡問:“所以,陳家的目的是什麼?”

“籠絡人心,以假換真。”賈仁路吐出八個字。

古董這一行是暴利。

陳家在古董界很有聲望,地位不低,如今卻在製假。

砰!

就在這時,裡頭突然傳來一道細微聲響,像是什麼磕到了櫃子。

正交談的兩人對視一眼,賈仁路先閃身而動。

“你放開,放開我!”

很快,有大喊掙紮聲響起,裡頭一陣嘈雜淩亂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