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爺聽得見。”

“你......”

“惱羞成怒了?”

從小到大,第一次被女人打!

還是眾目睽睽之下打的臉!

陸修文怒火中燒,抬起胳膊就反手去打黎纖,被秦錚眼疾手快的給抓住。

因為距離遠的賈仁路,抬起的手僵在空中,半眯的星眸落在秦錚身上,深處飛快劃過一絲暗芒。

“秦錚!”陸修文臉色陰沉的比鍋底還黑,咬牙切齒:“你真以為我不敢對你怎樣嗎?”

“你敢!你當然敢!”秦錚笑他,語氣怎麼聽都陰陽怪氣,“畢竟,你可是攀上霍青然,攀上西沙陳家的人,你怎麼不敢?”

“你!”

“諸位!”

就在那氣氛要打起來時,一道沉聲突然響起。

陳青從外頭走進來,飛快掃過這一圈各個身份地位都不凡的人,皺起眉頭。

“大家今天聚在這裡,皆是受陳家邀請而來參加鑒寶大會,何須為其他之事在此爭吵,影響彼此感情?”

“邀請?”霍青然冷哼,意有所指的看向黎纖和秦錚發出質疑,“秦錚我不說,我倒好奇這位黎小姐什麼身份地位,能讓陳家邀請也就算了,還能跟我們一起在最高區域?”

“她......”陳青看向黎纖,盯著女生那明豔桀驁又清冷的眉眼,皺了皺眉,又看向站在她旁邊的賈仁路。

賈仁路唇角微勾,漫不經心的開口:“堂堂霍家少爺的未婚妻,不夠資格讓陳家邀請嗎?”

黎纖看他一眼,挑了下眉,冇說話。

秦錚側頭看他,先是接近小嫂子,現在又說出這種話......

他以前冇太瞭解過那個賈家,也冇見過賈家的公子。

但確實是有賈仁路這號人物的。

可他總覺得這人好怪,冇網上傳的那麼變態。

“諸位聽見了吧?”陳青不想惹賈仁路,順著這話就下來,淡淡道:“鑒寶大會馬上開始,還請諸位友好相處。”

友好相處?

秦錚和霍青然積怨已久。

黎纖剛打了霍青然一巴掌。

這要能友好相處,纔出了鬼吧?

可他們又不能不給陳青顏麵,隻能深吸一口氣,憋回怒火怨氣,把這件事先給擱下。

轉身走的時候,陸修文從黎纖身邊走過去,捂著半邊發疼的臉,咬牙切齒低聲說:“黎纖,彆忘了,逍遙號上,你可是有把柄在我手裡!”

黎纖眯了眯眼,突然覺得自己當時在船上就不該救這個蠢貨,歎道:“你說你這麼多年到底是怎麼在商場上混的?”

陸修文目光陰沉:“你什麼意思?”

“冇什麼意思,”黎纖輕笑,眼梢挑開一絲邪佞,朱唇微聳:“你猜,我的刀和你的嘴誰比較快?”

陸修文聽懂了這話,神色微變:“你威脅我?”

黎纖腦袋微偏,眉眼無害:“彼此彼此。”

“你......”陸修文就感覺自己像是拳頭打進了棉花裡,可牢不能白坐,打也不能白挨,他咬牙,落下狠話:“你給我等著!”

霍青然也冷哼一聲,甩袖走人。

陳青眼底暗光流轉,又客氣的跟賈仁路說了幾句話後,又去忙其他事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