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還是最高區!

他百分百確定,這兩份邀請函是假的!

但不知道怎麼弄的,絲毫辨彆不出真假。

“陳少大可以說這兩張邀請函是假的,然後把我們給抓起來,又或者趕出去,”黎纖像是知道他在想什麼,漫不經心的開口,“屆時所有人就都會知道,陳家所謂的超智慧係統,不過是個擺設。”

秦錚眼睛登時一亮,瞬間又挺直脊背,冷笑道,“我們可是拿著邀請函光明正大走進來的,陳少是覺得小爺會大老遠從都城跑到這兒來混進陳家?”

陳青目光陰沉下去:“說不定是兩位的獨特癖好呢?”

“那你就是承認了陳家所謂周密隻是個擺設。”黎纖站起身來,手機滑進兜裡,帶著淺笑朝外邊走去:“秦錚。”

秦錚一個激靈:“在!”

“回家。”

“啊?哦哦!”

“站住!”

這副不把陳家和他放在眼裡的模樣,讓陳青臉黑,一聲沉喝,外頭立馬有人攔住兩人去路。

秦錚桃花眼一眯,下意識把黎纖護在身後,眸光變得鋒利起來。“怎麼,陳少這是發出邀請函不承認,想用強的封我們的口?”

“秦......”

“這是怎麼了?”

陳青剛想說什麼,門外卻傳來一道散漫詢問。

“賈少。”陳青麵色瞬間緩和,迎出來:“就一點小事而已,賈少還是先去會場吧。”

賈仁路淡淡一笑:“這位路人乙小姐看起來也不像壞人,邀請函也不是假的,陳少又何必為了這事自打臉麵呢?”

明顯是已經知道事情經過了。

陳青臉上泛起為難。

“都城秦家的少爺,來陳家,這是給陳家錦上添花,陳少又何必為了一張邀請函把事鬨的難看呢?”賈仁路的聲音又響起。

他說的有道理。

“可是這個女......”

“這位小姐是我的朋友。”

陳青一愣:“可不久前你們......”

“朋友間的情趣罷了,”賈仁路以中指推了推鏡框,意味深長的問黎纖:“是吧,黎纖小姐?”

直接喊了真名。

不止陳青。

秦錚也是一怔,神色倏冷,低聲問一旁黎纖,“小嫂子,你跟這個男人認識?”

黎纖似乎冇有半點驚訝,眼尾上挑,斂著玩味,“或許吧。”

“......”

什麼叫或許?

或許是認識還是不認識?

秦錚皺著眉頭,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個男人絕對不簡單,這容貌氣質,不會是看上小嫂子了吧?

“賈少,你這......”

“陳少就當給我個麵子?”

休息室裡氣氛一時有些低沉。

秦錚身為都城那位少爺的跟班,四大家族之一秦家繼承人,也算個大咖。

至於這個女的,也翻不起什麼風浪。

賈路仁也是這次的意外來賓,他這一番話明顯是要保這個黎纖,不管他們認不認識,如果能攀上第五州的賈家,也不失為一條路。

這次鑒寶大會不能出意外,馬上就要開始,能少一事就少一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