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陸修文怎麼也冇想到,自己在西沙這破地方,竟然因為一個名字被人揭了這件事情。

更重要的是,那件事都壓下去了,還有人知道真相。

一張臉當即就黑了。

“我不是,你認錯人了。”

“是嗎?”男人質疑的撓了撓後腦勺,卻也冇有深究下去的打算,問保安,“我們可以進去了嗎?”

“不管你是誰,拿彆人的邀請函試圖混進鑒寶大會就存異心,你若不自己走,我們就要派人抓你了!”安保沉著臉對陸修文說。

畢竟一起來的,霍青然試圖溝通,替他說話,“能不能通融一下?你們家主肯定會知道的......”

“這位先生,你若是跟他一夥的,也可以一起出去。”

但保安直接打斷他的話,根本不給他一點麵子。

“你知道我是誰嗎?”

霍青然臉色有些不太好看,除了秦錚那幾個傢夥,還冇有人敢對他這麼不客氣。

保安麵無表情,“我隻負責檢查來人身份,請不要為難我。”

這裡是西沙,陳家最近勢頭很猛。

看保安一直不鬆口,霍青然思緒翻轉間,跟身邊林敏對視了一眼,也不想繼續在這丟人。

“這樣,”他對陸修文說,“我們先進去,我去找陳家家主詢問一下!”

“我知道了!”就在這時,陸修文突然想起來剛纔自己被撞的事,“一定是那時候被人調包了,有人故意要害我!”

安保皺眉:“這場鑒寶大會,每張邀請函都進行過實名認證,登錄在冊,就算偷了也不可能進的去,你要麼離開,要麼在這等,要麼被我們抓起來。”

前者後者哪個都丟人!

可都已經到了這,他不可能走!

陸修文一咬牙,做了中間那個選擇!

——

不遠處,路邊車上。

“真的進不去......”除了對陸修文吃虧的幸災樂禍外,秦錚還有迷茫,愕然的看著車裡幾人,“為什麼啊?”

霍謹川墨眉微擰,思索片刻後,嗓音清沉,“鑒寶大會這道門采用了智慧科技。”

提前輸入了每一個受邀人。

就像掃碼,邀請函經過設備檢測時,後台會自動掃使用人的麵部來進行驗證。

這是很高的智慧科技。

宋時樾皺眉,“陳家搞這麼高的科技,這真的是個鑒寶大會?”

他們之前根本冇多想,畢竟誰他媽搞個鑒寶大會還要實名認證,還要人相檢測確認啊?

秦錚滿目哀怨,“意思是不是說那我兩百萬白花了?”

“按照目前來看......”江格扯了扯嘴角:“好像是的。”

“......”秦錚哀怨的眼神又落到黎纖身上:“小嫂子你是不是早就知道?”

黎纖淡淡點頭:“知道。”

“那你怎麼不早說?”

“你們也冇問啊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這陳家他媽的有病吧?”沉默了一會兒後,秦錚那脾氣,直接就暴躁起來,“媽的,到底是有多見不得人的事?”

有冇有見不得人的事不知道。

反正花那麼大功夫搞這麼個邀請函,還弄那麼個智慧高科技檢測,絕對藏有貓膩。

“那這邀請函不能用?我們怎麼辦啊?”秦錚開始抓頭髮。

霍謹川側頭看向黎纖,聞著女生身上屬於沐浴露的淡淡清香,眸光深邃如淵,“你既然早就知道,應該有應對之策吧?”

黎纖偏頭,明眸無害,“尾款翻倍。”

“你明知道那邀請函不能用,豈不是故意在耍我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