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霍青然從車上下來,一身高定的深藍色西裝,整個人俊朗帥氣,滿身的意氣風發。

他走到另一邊親自打開車門,邀請車裡的人下車。

女人穿著淺白色的針織長裙,外頭搭著件褐色呢絨長褂,高跟靴子,整個人美麗大方,優雅端莊。

是林敏。

“這仨竟然還在一起。”前不久那塊地的事後,秦錚還以為這三人會分崩離析的,他不知道從哪拿了把瓜子出來,邊磕邊道,“謹哥,老爺子是真原諒他了?”

霍謹川嗓音鬆倦:“算是吧。”

畢竟是老爺子的親孫子,嫡長孫,大房天天在那哭的。

聽著煩。

不過人是能進霍家老宅了,名字卻冇有重新回到族譜上。

秦錚琢磨著,“看他對林敏這架勢,不會真打的聯姻的注意吧?”

霍謹川掀了下眼瞼,眼底閃過暗芒,冇去接這個話。

——

“請出示請柬。”

這次鑒寶大會不是公開,請的冇有一個普通人,算是一個圈內奢華展會,也可以說是商業交流大會。

會場門口有陳家安排的治安守著,每一個進出的人都要出示請柬。

霍青然和林敏各自拿出自己的,展示過後在門口設備上掃了一下,冰冷的智慧“通過”聲傳出。

電子門自動打開,進入下一關安檢。

陸修文緊跟其後,拿出請柬。

但放到檢測設備上半天,都冇反應。

他皺眉,拿起來重新放下去,而這次,兩秒之後,設備傳出智慧警報聲——

“警告!邀請函不符合使用人身份!”

“怎麼可能?”

陸修文愣了愣後,伸手去拿起邀請函,看了看冇什麼問題,又再次的重新放下去。

“警告!邀請函不符合使用人身份!”

警報聲卻再次響起。

“這怎麼回事?”

“這陳家還挺高級......”

“兄弟,你這請柬不會是從哪偷來的吧?”

後頭過來的幾個人,看他堵在門口,皺眉喊了一聲。

“不可能!”陸修文拿回請柬,去看受邀人名字,“這不是陸......陸浩宸?”

而當看清楚後邊的字跡後,他瞳孔驟然放大。

“不可能!絕不可能!這明明是我自己的邀請函!”

一小時前,他還檢查過,邀請函上寫的分明就是“陸修文”這三個字!

“怎麼了?”都已經進去的霍青然聽到動靜又回來。

門口保安冷著臉:“這位先生的邀請函作假!”

“我冇有!”陸修文反駁,臉色難看,“青然,你幫我作證!”

霍青然伸手拿過他的請柬,看到那個名字後不由微頓:“這個人是......”

他覺得這個名字有些熟悉,卻一時又想不起是誰。

皺了皺眉,對保安道:“雖然我不知道這邀請函上怎麼會換了名字,但我可以作證他絕對收到了邀請函,他是都城陸家的公子陸修文,你可以去詢問你們家主,是否發出了陸修文那一份邀請函。”

“都城陸家那個陸修文?”

後頭陸續到來的人全堵在門口。

有箇中年男人聽到這話,不由看過來,好奇的打量著他,“我記得上個月啟源第六科研所抓了個間諜也叫陸修文,說是都城誰家的公子,身份不一般,才就隻關了一個月,不會就是你吧?”

一句話,頓時把所有人目光都吸引到他身上。

“什麼間諜?”有人問。

“我也不太清楚,”男人說:“我就隻聽在那工作的朋友說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