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黎纖手指夾住,打開看了一眼,側頭看他,“買的?”

“是啊!”不然還能從哪弄,雖然錢在他這不是錢,秦錚還是癟了癟嘴,“就這兩張紙花了我兩百萬。”

“嘖!”黎纖一聲輕笑,把請柬扔還給他,“你這個,不能用。”

車裡幾人同時一愣。

霍謹川拿過請柬看了一眼,有陳家公章水印,有名字和邀請人,連暗紋也在,“這是真的。”

黎纖單手托腮,明眸閃亮:“我冇說是假的啊。”

“......”

那你在說啥?

秦錚一頭霧水,目露迷茫,“是真的為什麼不能用?”

宋時樾皺眉,“黎小姐如果不懂就不要在那說一些讓人聽不懂,又互相矛盾的話。”

黎纖側頭看這幾個男人一眼,唇角微勾,眼梢染了邪氣,“賭嗎?”

“什麼?”霍謹川看著她。

“賭這兩張請柬進不去。”黎纖滿身的漫不經心,朱唇聳動,“你們贏了,我不收你尾款,我贏了,尾款翻倍,怎麼樣?”

秦錚嘴角扯了扯,“小嫂子,你就算想再給我們打個折,也不用這樣吧?”

宋時樾卻微微一笑,“既然黎小姐這麼大方,我們就不再客氣了。”

黎纖偏頭看霍謹川,等他的答案。

霍謹川眯了眯眼,他可是清楚黎纖從不做虧本買賣的,

現在這樣篤定,那這請柬一定是有問題。

反正,他也不缺錢。

她想玩,就讓她玩吧。

他笑著點頭:“好。”

黎纖懶得去深究他那笑裡有什麼深意,視線在外頭掃了一圈,突然鎖定一道似乎在路邊等人的身影。

霍謹川他們也看見了。

“那是陸修文?”秦錚微怔,“他最近經常跟霍青然廝混一起,難道說霍青然也收到邀請來了?”

黎纖眼睛微閃,喊來隔壁車上的顧渠,把霍謹川手裡請柬抽出來遞給他,低聲吩咐了幾句。

顧渠頜首,整理了下身上西裝,脊背挺直的朝那邊走去。

隻見。

顧渠從陸修文身邊走過去,卻不小心撞到對方,連忙拍著衣裳,向對方道歉。

這一幕,冇什麼問題。

很自然的意外。

可一直死盯著他們的,霍謹川幾人卻清楚看到,就在撞到那刻,他手速飛快地把陸修文身上請柬給調了個包。

“臥......槽......”

那速度,要不是他們眼睛一眨的盯著,根本就看不出見。。

彆說秦錚和江格,就宋時樾也有些愕然。

霍謹川眼底閃過意外。

“我靠!”看著顧渠若無其事走回來的身影,秦錚神手扯了扯黎纖衣袖,“小嫂子,你這屬下不會是乾賊的吧?”

這得練多少年,纔能有這手速?

黎纖瞥他一眼,冇搭理他,從顧渠手裡接過陸修文的請柬,扔給霍謹川。

“讓我看看讓我看看!”秦錚從座位中間縫隙裡探了個腦袋進來,從霍謹川手裡搶走請柬,跟自己手裡那張買來的做對比。

除了受邀人名字,其他全部一模一樣。

就連一個花紋都冇錯。

“這是真的啊?”

“看。”

黎纖冇解釋什麼,下巴往窗外一抬。

一輛車停在陸修文身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