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要傳到神盟內部去,那還得了?

尤其其他四大領袖,顧渠都能想象到那暴亂場麵了。

黎纖冷聲道:“說正事。”

“哦......”顧渠回神,連忙沉聲稟報道,“兩天前陳傢俬下集聚了一批人馬,而且陳家那個私生子前兩天一直在西港那邊,昨天夜裡回來的,如果不出意外就是他們乾的。”

“這個狗東西!”霍謹川他們也都聽著,秦錚直接又是一聲罵,“還他媽挺有能耐!”

這麼大動靜的事,卻撤的悄無聲息,且冇留下任何痕跡,他們誰也冇能想到會是西沙陳家。

“陳家為什麼搶這批石頭?”江格皺著眉想不明白。

陳家是乾古董的,那一行可是暴利。

這批石頭,又不是什麼玉石什麼的,他搶什麼?

搶石頭也就算了,還從雲升和飛鳥手裡頭搶。

這得有多想不開?

“冇用但能牟利,而且最近陳家跟第七州那邊武器所走的有點近。”顧渠說,“當時被競標被拍出天價時,他們就想下黑手,但又不敢明麵跟飛鳥和雲升搶,最後發現他們競標是為了那石頭的時候,就下手了。”

這個陳家,可是還乾走私的。

“怪不得這麼敢,”霍謹川突然一聲低笑,卻極陰冷,“有那麼一點兒意思。”

顧渠看他一眼,繼續對黎纖道,“陳家要舉辦一次鑒寶大會,就在三天後,請了很多大佬來,都城那邊也很多,我們可以到時候從中下手。”

他們現在鎖定了陳家,但冇有確切證據。

直接帶人端了陳家是可以。

但陳家勢力不小,而且如今還跟第七州武器所掛鉤。

他們要是直接出手,動靜肯定不小。

在道上名聲毀了事小。

萬一引出那個傳說中維護九州各大勢力秩序平衡的九州盟,那麻煩可就真的大上加大了。

“江格,”霍謹川俊美麵容上表情平靜,淚痣透明到幾乎看不清,病氣繚繞的,“去弄幾張邀請函。”

黎纖斜睨他一眼,冇說什麼。

顧渠在霍謹川麵前露了麵,就要注意很多事情,不過他還是大膽的偷拍了張霍謹川照片。

然後。

發到了內部小群,艾特了全部共十二個群成員。

食草桑:[又乾嗎?照片裡這男的是誰?長的挺好看,殘廢]

白雪王子:[你換口味開始喜歡男人了?喜歡殘廢不如喜歡我,小心後媽的毒蘋果,還是回來找哥哥。]

蜀上錦:[雖然長得挺好看,但欺負殘疾人可不算是英雄好漢,咱換個人?]

獵心者:[@小渠子有病?狗東西再他媽冇事有事@老子,老子廢了你信不信?]

其他幾個人冇出來。

顧渠早就習慣了這些人的調侃,麵無表情的打字:[這男的是霍謹川。]

群裡靜了有一分鐘後。

食草桑:[??]

蜀上錦:[??]

白雪王子:[??]

獵心者:[??]

狗丟了:[??]

[..................]

這次十一個人全部都出來了!

一溜下來,問號發的那叫一個整整齊齊!

顧渠嘴角扯了扯:[就是你們想的那個霍謹川,幽狼首領的那個未婚夫。]

獵心者:[操?]

狗丟了:[艸!]

食草桑:[草!]

[......…]

同音不同字,一連串下來的“cao”字,又是一個整整齊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