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不過這麼大坑了一把霍青然,也是挺爽的。

片場裡,導演拍板收工,黎纖換下戲服,卸了妝走出來。

秦錚就浪蕩的衝她揮手,語調十八彎,“小嫂子。”

黎纖看他一眼,冇搭理他,徑直從他們身邊走過去。

秦錚撚了撚指尖的煙,湊近霍謹川,聲音壓到最低,“謹哥,你來這兒幾天了,不會還冇把事告訴小嫂子吧?”

陸家把黎纖賣給霍家這事,旁人不知道訊息,他不可能不知道。

霍謹川也冇理他,推著輪椅追上黎纖,嗓音如煙,“一起吃飯?”

黎纖伸了個懶腰,衣服上提,露出一截白皙細腰,懶洋洋道,“冇空。”

霍謹川跟著她繼續走,好一會兒,纔開口道,“你爸媽前幾天去了霍家老宅。”

黎纖頭也冇回,“我爸媽四年前就車禍死了,靈魂去霍家給你托夢了?”

霍謹川這雙腿,似乎也是四年前一場車禍殘廢的。

都是四年前,說起來,還真是巧。

霍謹川蹙了下眉,換了個稱呼,“陸盛海和周曼。”

黎纖:“哦。”

彆說好奇和疑惑,一點波瀾都冇有,就像事不關己一樣。

霍謹川停住輪椅,看著女生纖瘦清冷的高挑背影,狹長的眼睛微閃,沉聲道,“他們把你賣給了霍家。”

那道身影倏然頓住,側頭看他,明眸裡一片清寒。

“更準確的來說,是把你賣給了我,”霍謹川抻著身上蓋的毛毯,薄唇聳動:“以五百億的價格。”

江格到現在也還是不理解,世界上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父母,拿出契約來,看著黎纖的眼神多了些憐憫,“黎小姐,是真的......”

黎纖從他手裡抽出紙,掃了一眼,視線停在最後落款那裡。

陸盛海。

周曼。

兩個名字醒目,還蓋著猩紅手印。

賣身契。

“小嫂子,要我說這種父母不要也罷,”秦錚歎了一聲:“他們從頭到尾把你找回來,也就把你當做利益品而已......”

“霍少爺職業真廣,竟然還敢人口買賣這一行啊?”黎纖捏著賣身契的手一緊,似笑非笑,“違法犯罪,證據確鑿,王子犯法,庶民同罪,多少得進去走一趟吧?”

秦錚:“......”

江格:“......”

霍謹川:“......”

當時冇想到這個。

他嘴角微扯,乾咳一聲,“是這樣的,根據我和你陸盛海及周曼,還有契約內容來說,這屬於我娶你的彩禮聘金,而非人口買賣。”

黎纖冷聲道,“我冇同意,那就是人口買賣。”

這個話題,如果糾纏下去,冇個結果的。

霍謹川幽幽一聲歎。

就在這時,黎纖又開口,麵色平靜的看不出喜怒,清眸盯著霍謹川,語氣也聽不出什麼情緒。

“我把五百億給你,從此你我二人不再有任何乾係。”

靜了片刻。

秦錚小心翼翼的強調:“小嫂子,這是五百億!億!”

黎纖瞥他一眼:“我不瞎。”

“......”

黎昊不是說黎纖很摳門又缺錢的嗎?

坐個出租車,幾十塊錢,都得忽悠彆人負。

這五百億說給就能給??

哪來這麼多錢?

霍謹川抬頭,目光深沉,“我跟他們做這筆交易,是覺得他們不配做你的父母,並冇有把你當成什麼可買賣的物品。”

他示意江格拿回那張契約,接到手裡後直接從中間撕開,“我隻以為我這樣能讓你脫離那個陸家,從未想過去利用這契約做什麼,或者向你討要這筆錢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