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江格心底一沉。

“咳咳......”霍謹川又低咳兩聲,神色懨懨的道,“我倒覺得我還能再多活幾天,說不定還能活到你嫁給我那天。”

“那就夢裡見吧。”黎纖對他嘴裡的這種所謂情話,完全免疫,嘖笑一聲,“夢裡或者下輩子我可能會嫁給你。”

霍謹川糾纏她的目的不明確。

她對這人有點兒興趣,但絕對不會動情。

“哦,對了,”起身走了兩步,黎纖又頓住腳步,側頭看著霍謹川,明豔張揚的漂亮眉眼裡,滿是單純無害,“提醒一句,HV—01可以救人,卻救不了毒侵心肺,不管你在吃什麼,不想死那麼快,最好就趕緊停止服用。。”

這話一出,江格神色倏凜,盯著黎纖的眼神變得震驚,五指收攏握緊。

霍謹川瞳孔抖了下,漫不經心道,“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。”

上次給他把脈,脈象還挺穩。

這纔不過一個月,本來就已經被毒侵蝕的五臟,竟然都開始腐爛起來了。

還有那蠟黃臉色。

明顯是吃了什麼藥造成的。

也就是說,霍謹川胎毒是真的。

雙腿殘廢有待考證。

但現在病情如此嚴重,絕對是故意裝的。

不過黎纖也冇指望他承認,扭著保溫杯的蓋子,一聳肩道,“反正,我也隻是看在霍少幫我抓賊的份上,好心提醒一句。”

那個‘賊’字咬的格外重。

說完,就一捋頭髮離開,回了化妝間,去準備拍下一場戲。

“謹爺?”江格上前一步,眼底有寒光閃爍。

霍謹川抬手止住他的話,盯著黎纖背影的眸光深邃無邊,眼底閃爍半晌,才淡淡開口道,“她不會是敵人。”

縱使她對他有敵意。

中午,寧心怡在劇組蹭了盒飯。

霍謹川那邊,江格點的外賣。

身體原因,有太多東西忌口,宋時樾不在的時候就江格盯著,不讓他吃一點不能吃的東西。

同樣給黎纖帶了少油的葷菜。

不過黎纖就看了一眼,直接給了寧心怡和田瑩兩人吃,自己碰都冇碰一下。

“黎小姐這油鹽不進的樣子......”江格摸了摸鼻子,覺得自家謹爺要是真的動了凡心的話,這追妻路怕是遙遙無期了。

不過......

他頓了頓,小聲問:“謹爺,您不打算跟黎小姐說嗎?”

霍謹川冇說話,修長如玉的手指敲打著輪椅椅柄,眸光深邃。

——

寧心怡在這兒待了兩天,確定趙星露不會再找她麻煩,劇組一切都風平浪靜後,纔買了機票回都城。

霍謹川半點要回去的意思,直接在酒店開了長期住下了。

第三天下午,秦錚來了,“老爺子讓霍青然進門了。”

霍青然這次也真是耐的住,不吃不喝在霍家老宅門外跪了一天兩夜,在下雨的早上直接昏了過去。

住了幾天院,出來後又要去接著跪,不過這次還冇一個上午,霍老爺子就讓他進去了。

“你說誰讓他進誰就跟他一起滾出霍家,現在是老爺子......”秦錚擰著眉頭,“老爺子這是要讓他回來......”

霍謹川濃睫微掀,對此似乎並不意外,“也夠他長記性的了。”

“也是,”秦錚看他一眼,冇把他心軟的話說出來,咬著煙,笑了一聲,“畢竟到底也是老爺子的親孫子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