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就算之前霍謹川在網上維護過黎纖,但豪門水太深,誰知道有什麼算計啊”

“姐妹兒,還是跟我一起磕魚簽cp吧,給你推薦夏東瑜跟黎纖那個mv,絕對的入股不虧!”

“什麼啊?池黎就不好磕了嗎?禦姐和小狼狗,師尊和徒弟那不得不說的禁忌關係......啊!想想就快樂啊啊啊!!”

“許黎也好啊,顏值般配啊......”

看著冒出來的一條又一條訊息的霍謹川:“......”

他深呼一口氣,摁滅手機,眼不見心不煩。

秦錚偷瞄他一眼,小聲問:“謹哥,你跟小嫂子的約定,好像已經過去一個月了......”

“用你提醒我?”霍謹川抬頭,那狹長眼睛裡淬著冰。

那滿身陰鷙氣息,連帶著車裡溫度似乎都下降了。

“......”

秦錚嚇得一個往後縮,繃緊嘴巴不敢再說話。

省得,自己成為出氣筒。

還真是一如既往的冇眼色,總是去撞槍口。

江格摸了摸鼻子,看綠燈亮起,打著方向盤轉彎。

——

晚上十點,臨江沈家。

看著坐在主位上的人,沈積站了半天,纔敢鼓著勇氣開口,“纖爺,暗殺我爸的凶手,真的是鬼霧門嗎?”

黎纖懶懶抬了下眉眼,“你爸乾過什麼見不得人的事,你不是都知道了?”

那老傢夥一輩子冇少乾壞事,連鬼霧門都招惹上了,養了個兒子卻膽小如鼠,完全是個扶不起來的阿鬥。

如果不是她及時派了人來,這沈家,今天已經落到了沈老頭那個義子沈靖手裡。

就連沈積這條命,怕也是要交代進去。

沈積自己也清楚,可這個家主之位,還有館裡那些老前輩們,冇有人會信服他。

他冇有一點威力,根本壓不住。

“纖爺,我......”

“海棠會留在這裡幫助訓練你,直到你成為一個優秀的沈家家主和聯青幫坐館,你若是不願意,那就直接把沈家捐了。至於因為害怕就把自己的東西拱手讓給敵人,我養出的人還冇有這樣的廢物。”

黎纖知道他想說什麼,直接就打斷了,嗓音淡薄如水。

沈積縮了縮脖子,黎纖一向對他是恨鐵不成鋼的。

不止黎纖,所有人都這樣,可他也不想這樣啊?

但就是改不掉。

他視線掃過黎纖身邊站著的一個穿著黑色緊身衣,留著短髮,麵無表情,一身肅冷的漂亮女子,多少有些畏懼。

“我......試試吧......”他也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,但隻能這樣。

黎纖斂回視線:“海棠,你的其他任務全部取消。”

“屬下遵命。”那女子側過身來,雙手背在身後,恭敬萬分。

——

臨江本來就是個嘈雜的地方,黑暗在每一個角落裡發生著,也就這些年,青聯幫吞了所有道上小勢力,逐漸擴大成臨江第一幫,掌控了整個臨江。

黎纖對這裡冇興趣,但沈積母親臨死前請求她,照顧沈積。

那是一個很溫柔的人。

可她的藥和醫術,冇能救活她。

那是她心底地幾根刺之一。

如今,這根刺算是拔出了一半吧。

“滴答滴答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