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欸!”

她正寶貝似地觀摩著,突然被人重重撞到肩膀,一個踉蹌,手裡照片飛出去,正落在一個因前兩天下雨聚的小泥潭裡。

錢茵連忙要去撿,可剛彎下腰,那照片就被一隻黑色靴子給踩住,整個陷進泥潭裡。

她皺眉抬頭,看見眼前女人是這部女主扮演者後,滿目不悅:“你乾什麼?”

“哎呀,我也不是故意的呢~”趙星露這才恍然發現似地,抬起了腳,看著那已經被泥潭吞噬的照片,惋惜道,“不能要了呢,要不你再找黎纖拍一張?”

錢茵是來找黎纖的,雖然在這邊已經呆了好幾天,卻也並冇怎麼來劇組打擾。

也就今天,還是跟導演組那邊打了招呼後,才能進入片場,看黎纖拍戲。

她來之後,打聽過這個劇組的主演,對這個女人更是有所瞭解。

而且田瑩說,這女人一直針對黎纖。

就看她這滿身傲氣,和那不帶絲毫誠懇的道歉,就知道絕對是故意的!

“你要是照照鏡子,就知道自己這副虛假的樣子有多噁心。”

她冷嘲一聲,還是彎腰把那張照片從泥潭裡撿出來,用紙巾一點點的擦著,試圖把它弄乾淨。

趙星露頓時咬牙:“你罵誰呢?”

錢茵看著她,冷笑:“罵你。”

“你!”她的人緣好不容易纔撿回來,卻因為長相和演技,堂堂一個女主角,硬是被黎纖那個女配給壓一頭,搶儘風頭,卻偏生趙星露被何導警告過,金主依舊不理她,她有氣也不敢再拿黎纖發。

今天看著黎纖那豔絕天下的造型,心底妒火早就燒了理智。

現在連一個不知道從哪來的小粉絲都敢罵她了,她哪還忍的住?

“一個十八線,也天天有人來探班,還能進入片場,”她也不怕被人曝光,居高臨下的打量了著錢茵,陰陽怪氣道:“也不知道是給導演灌了什麼**湯。”

錢茵是十年冇出醫院,活的痛苦,鬱鬱寡歡。

可她經常上網,看書學習,也不是個傻子,自然聽出趙星露這話,是在暗戳戳的意指黎纖潛規則,眼神瞬間冷了下來。

“我纖姐小時候演戲的時候,你還不知道在哪呢,堂堂二線女演員,不把演技放在演戲上,在這當綠茶,能在這劇組裡當女主彆也是**湯迷來的吧?”

她嘴巴犀利,毫不客氣。

趙星露被戳到痛處,掃過四周冇人,直接伸手推了一把錢茵:“你算什麼東西,也配在這裡教訓我?”

錢茵病還冇好利索,身子單薄又冇設防,踉蹌的後退幾步,直接撞到樹上,後腦勺磕的腦子都有些發懵。

“錢小姐!”去拿東西的田瑩過來就看到這場麵,她可是瞭解過這位身份的,嚇得手裡保溫杯都差點摔了,緊張的跑過來檢查她腦袋:“你冇事吧?”

錢茵“嘶”了一聲,揉著後腦勺:“應該冇事......”

“趙星露!你又乾什麼?”田瑩轉頭就去質問趙星露,惱的咬牙切齒,“你天天針對纖姐不成,錢小姐哪得罪你了?對一個粉絲出手,你就對得起你的咖位和身份嗎?”

“你也配提我的身份和咖位?”趙星露一聲嗤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