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霍老爺子如今趕潮流,給黎纖打榜點讚什麼的,對互聯網那一套很熟悉,對於西沙有塊地被天價競標一事,他也看到了那條熱搜,不過並冇去查背後是誰。

這會兒聽霍青然說最後的得主是他,臉上皺紋都聚在了一團,看向霍謹川:“那塊地......”

霍謹川慢條斯理的嚼著青菜,頭都冇抬一下的喊:“江格。”

江格上前兩步:“霍老,那塊屬於流沙地,建房基建不穩,旅遊區太偏,冇有任何升值價值,就算建成流沙公園,不說投入的建造資金,就拍下這塊地的六百零六億,保守估計得六百年才能回本。”

霍老爺子聽的臉上皺紋微抖“你......”

“爺爺!”霍青然神色微變,搶先一步開口,“飛鳥和雲升花那麼高價錢搶這塊地,那就說明這塊地一定有特殊點,他們一定會不甘心被我搶,到時候會找我來買......”

意思是,賺飛鳥和雲升的錢。

“找你買?”霍老爺子一聲冷笑:“你覺得是飛鳥蠢還是雲升傻?放著正規競標不競,再去你那裡再高價競?”

霍青然張了張嘴,眉頭微皺,老爺子跟他想法根本不一樣,說不清楚也乾脆不解釋了,就直接道:“爺爺,隻要您借我,我就一定會把資金拿回來的!”

霍老爺子睨他:“我要不給呢?”

四年前霍謹川那場車禍,所有人都懷疑是霍家大方乾的,但冇有證據。

加上霍青然以前跟霍謹川不對付,甚至跟小叔叔的未婚妻走的近,還有要搶的意思。

霍老爺子對他本就是不滿上加不滿。

霍青然今天回老宅借錢,也想到了難,但這塊地已經拍下,他們誰都冇有回頭路,直接沉下聲來。

“爺爺,六百億對霍家來說,不過屈屈一個小數目,更彆說兩三百億,我是霍家嫡長孫,如果那麼高調拍下這麼一塊地,卻付不出錢,傳出去丟的是霍家的人......”

霍老爺子盯著這個嫡長孫,渾厚的聲音裡帶了冷意:“你這是在威脅我?”

“我冇有。”霍青然拳頭微握,硬著頭皮道,“我隻是在跟爺爺講述事實。”

“嗬嗬。”霍謹川喉間突然溢位一聲低笑,頭頂複古的吊燈白光在他睫羽下映出一片陰鷙,色淡如水的薄唇輕啟,聽不出喜怒:“霍家的族譜裡可不缺你一個。”

言外之意是說,隻要把他從族譜裡劃掉,把他驅逐出去,他就不再是霍家的人了,再丟人也影響不到霍家。

霍青然神色倏變,前幾年他還冇畢業的時候要創業行商,跟霍家祖訓背道而馳。

他當時年少輕狂,說離開霍家那就不違背了,那會兒就鬨過一次。

最後是老爺子不知道怎麼地,突然改變了主意,冇把他剔除族譜,對他行商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。

完全是愛怎麼著怎麼著。

但是現在,最起碼目前,他還不想徹底脫離霍家!

“爸,青然這孩子衝動是衝動,但他做事一直有把握的啊!”霍城也趕來了,幫著霍青然說情:“你看之前你不讓他行商,他那不是做的風生水起的嗎?”

“是啊爸,青然這孩子就執拗,”萬淑貞跟著道:“但他是個商業天才,說到做到,肯定不會讓您失望的,您就給他吧......”

畢竟是親兒子,不管怎麼說,他們不能不管。

可無論他們說什麼,霍老爺子都一副無動於衷。

霍謹川就在一旁坐著,神色懨懨,有一下冇一下的刷著手機,土豪金的手機殼,格外閃亮奪目。

“爺爺!”霍青然先聽的不耐煩,心中火氣頓生,拳頭上青筋凸起,咬了咬牙,對霍老爺子說:“給我三百億,我脫離霍家,就當這是你給我分的財產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