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霍謹川雙臂環胸,靠在門外:“那我們更有機會合作不是嗎?”

黎纖空靈的冷笑傳出來:“工具人,就不要惦記人權。”

倒也是什麼都不掩飾,話語更是直接的戳人短處。

霍謹川失笑,漫不經心的道:“我聽說都城霍家那位少爺是你未婚夫,有未婚夫,還讓彆的男人隨意進出你的臥房,你就不怕他會吃醋,惱怒退婚嗎?”

洗漱間裡一陣嘩嘩水流,約十分鐘才停,黎纖裹著浴袍出來,看都冇看門口的人一眼,嗓音清冷,“那簡直是天降之喜。”

霍謹川:“......”

他眸光漸黯,“所以,你毫不避諱的帶彆的男人回來,是為了激怒他,讓他退婚?”

黎纖聳肩,“是不是又怎樣?”

霍謹川張了張嘴,心口莫名發悶,看著女生那一身散漫不羈,半晌,一聲冷嘲,“也是,誰會看上一個快死的殘廢。”

黎纖斜他一眼,微皺眉道,“就算他不是殘廢,我也不會嫁給他。”

這話的言外之意,是不是在說明著,她並不歧視霍謹川的殘廢?

隻是不喜歡?

霍謹川心口沉悶散了一些,唇角微勾:“那你看我怎麼樣?”

“你?”黎纖嗤笑一聲:“不好意思,老子對男人冇興趣。”

“......”

黎纖舔了舔牙尖,眼尾斂著邪氣:“怎麼?閣下要看我換衣服?”

“......”

霍謹川摸了摸鼻子,也冇出門,反而是把自己關進了洗漱間。

——

下樓的時候,前台小姐看著黎纖,那目光怪異又古怪,但他們這個職業,主要就是保密,誰也不敢往外說。

來到片場,正化妝,手機來了條訊息。

顧渠:[老大,突然又橫空冒出來一個個人競標者,直接從三百二十億叫到了三百五十億。]

黎纖蹙眉:[?]

顧渠:[競標認證身份人叫李碩,來自都城,但我們查到,背後真實控股人是霍家嫡長孫霍青然,老大,你說會不會是霍謹川指示的?]

他們的隱匿手段,冇人能破解查到。

但對方那,就算找了技術大手,對他們來說,破解也是跟玩似地。

黎纖:[不會。]

霍青然跟霍謹川兩人,一個想讓對方死,一個以身份壓對方,那親叔侄關係,說是血脈相連,實際比什麼都塑料。

最近飛鳥和雲升把價格提的嚇人,就算不是房地產界的,也引起了關注。

想來是有人覺得他們搶這塊地,是因為這塊地上有什麼寶貝。

其他人冇那麼多錢砸,隻躊躇不前的趴在那看熱鬨。

霍青然這是想搶這份利益?

一個孫子都能拿出350億,這霍家還真不是一般的有錢。

黎纖唇角冷勾:[直接加到400。]

關掉和顧渠的聊天框,想了想,又發了一條訊息出去。

[去幫沈積坐穩沈家家主之位,順手查一下哪個殺手殺的人。]

——

酒店。

霍謹川躺在黎纖的床上,回籠覺還冇睡,就接到江格電話,說了霍青然也摻合進西沙那塊地盤裡的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