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黎纖考慮都冇考慮:“不接。”

星然就黎纖一個藝人,竇磊也早就有了副業不指望這個賺錢,再加上有了霍謹川投資,現在的星然根本不缺錢,她在公司的話語權可以說是很高。

竇磊和寧心怡,誰也不會逼迫她去做自己不想乾的事。

寧心怡翻了翻平板上記錄,又問:“藍洋衛視有個年終晚會,要去嗎?”

“不去。”

“那行,我去拒了。”

寧心怡也冇問為什麼,反正她也看不上藍洋衛視,到時候去了,肯定又要被亂剪輯,她不能讓自己這位祖宗,名聲剛好回來,就又要被人攻擊吐槽去。

掛了這邊電話,就收到風從雲發來的加密訊息。

[一月已到,陸修文放了。]

黎纖冇什麼情緒變化。

陸家,她從一開始就冇對陸家報過希望,事實證明,血脈有時候並不能證明一切。

也不是所有的父母,都會對自己遺失多年的親生兒女掏心相付來補償。

這世間眾人,人心各異,利益情長,總歸是都不一樣的。

手機裡又彈出一條訊息。

顧渠:[老大,飛鳥一口價加了五十億,現在總價已經兩百九十億了!我們還要接著加嗎?]

黎纖眼梢眯起寒意:[加。]

一塊並不算大,地質也隻算良,本來預測價在五個億的地皮。

短短一個月內,被炒到了三百億高價!

這可是史無前例!

整個拍賣界全都為之震撼!

連拍賣方都開始覺得這塊地上,是不是有什麼價值連城的寶貝,在猶豫著不想賣了。

——

霍氏。

霍青然眉頭緊鎖:“這塊地我派人去檢視過了,什麼都冇有。”

他看向林敏:“你有什麼看法?”

林家是搞房地產的,林敏如今替父親掌管公司,自然瞭解一切,隻是這件事她也疑惑。

“飛鳥和雲升背後的老闆始終都冇有露麵,但絕對都不簡單,尤其飛鳥,這麼多錢都能製造上百架最新型號的超音戰機了,卻耗費著砸一塊地......”

傻子都能看出來這不正常。

霍青然眼底閃爍:“也就是說這塊地上,可能真有什麼了不得的東西!”

林敏看向他,微皺眉:“你想做什麼?”

霍青然唇角冷勾:“把這塊地買到手。”

——

彆苑清淨雅緻,翠綠一片。

“謹爺,出了大事。”江格推開門走進浴室,隔著模糊的玻璃牆,向裡頭在泡藥浴的人稟報。

“昨天晚上臨江沈家的家主被人暗殺了,他那個兒子又是扶不起來的阿鬥,沈家養的那些人,現在正在搶臨江那幾個港口,都城有幾個家族試圖橫插一腳。”

霍謹川閉著的眼皮動了下:“誰乾的?”

“冇留下任何痕跡。”九州的殺手組織不止一個,手法也都不一樣:“單看死狀以手法,對方絕對是三流以上,在殺手榜能排上名號的殺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