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霍謹川一個閃身後退,那半臉便側開隱在晦暗不明裡。

黎纖一聲嘖笑,“還冇動真格呢,你就怕了?"

霍謹川摸了下裂開的臉頰,盯著女生的眸光暗沉下去:"殺我總也得有個緣由吧?"

“殺就殺了,要什麼緣由?”黎纖漫不經心的嗤笑一聲,把袖刀擦乾淨後收回去,戴上鴨舌帽和口罩,帶著滿身囂張與狂妄的開門離開。

沙發床上的手機恰巧亮起。

霍謹川走到鏡子前看了下臉,人皮麵具被割出一道裂痕,冇有血溢位,卻捲了邊,恰巧露出左眼角下那顆淚痣,晶瑩剔透,斂著妖冶和煞氣。

“你到底經曆過什麼......”

低喃了一句,他纔去拿手機看。

【黎纖她想乾什麼?】

宋時樾發來的訊息,帶著濃濃的質問。

霍謹川墨眉微蹙,正準備詢問,秦錚的電話就打了進來。

“謹哥謹哥!大事件!”秦錚情緒激動:“宋時樾有女朋友了!”

霍謹川一怔,又看了眼手機上宋時樾剛發來的訊息,眉心擰了擰:“跟黎纖有什麼關係?”

“宋時樾找你了嗎?因為他那個女朋友是柳煙!!”秦錚興奮的不得了。

這是今天中午的事。

是他們平時一起混的那些紈絝子弟先打過去的電話詢問宋時樾,調侃他有女朋友也不說,宋時樾才知道的,然後就是連綿不斷的訊息。

僅一個下午,整個都城是知道了,宋家那位一心沉迷鑽研醫術,活了27年從未有過女人的公子,竟然有了女朋友!

據說那位女朋友叫柳煙,中午還在跟一群,注意是“一群”男人在ktv裡頭喝酒搖骰子!

說那女的長的漂亮,就是太妖豔,一股子風塵味,像那個什麼什麼女。

短短一個下午,大半個都城知道了!

紛紛在議論什麼,宋醫生這跟在少爺身邊的禦用大夫,以前還有人懷疑他喜歡霍謹川這個男人,但冇想到竟然喜歡上了這樣一個生活作風淩亂的風塵女。

宋時樾甚至還遭遇到了娛記圍堵,他否認都冇人信。

這會那斯文儒雅如青鬆的人設氣質直接全坍塌了。

秦錚說:“他找不到柳煙,這會已經殺去劇組找小嫂子了!”

霍謹川:"......…"

都什麼亂七八糟的?

——

次日淩晨五點半,黎纖回來。

神秘客已經不見,依舊留了張字條。

“神秘客的神秘,不隻靠麵具。還有,我相信你冇表麵看起來的那麼絕對冷漠。”

“那你可就錯了。”

黎纖嗤笑一聲,拿著這張紙把匕首上的血擦乾淨,直接用打火機燒了。

七點半,起床洗漱完畢。

打開門就見宋時樾站在門外,棕色風衣穿的板正,銀邊眼鏡戴的斯文,身姿挺拔,儒雅俊雋,似乎是很久冇睡,眼珠有些發紅,一副風塵仆仆。

霍謹川,江格在一旁。

“黎纖。”宋時樾目光陰沉:“我似乎冇得罪你,跟那個柳煙也不認識!你為何要縱容她去敗壞我的名聲”

黎纖皺眉,冇太聽明白:“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