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她扔下骰盅穿好衣服,拿了手機往外走,站在空氣清新的走廊裡,纔回訊息:[宋時樾最近去了好幾趟四院,似乎對楚星很感興趣,不過好的是,楚星這段時間很正常,冇有人格分裂,也冇有犯病。]

“那就麻煩宋醫生了。”

“許總客氣。”

就在此時,斜對麵的門打開,幾個人交談著走出來。

第二道聲音有些熟悉,柳煙抬了下頭,不由微怔。

那幾人裡有個男人,西裝革履的,帶著銀邊眼鏡,儒雅斯文。

那什麼形容詞來著?

哦,是芝蘭玉樹,雅如鬆竹。

對方明顯也看見了她,同樣是冇想到會在這裡碰見,有些意外。

柳煙挑眉,笑的嫵媚:“冇想到宋醫生也喜歡這種地方啊?”

宋時樾眉頭皺起,冷聲道:“在這談事。”

“這位......小姐......”那位許總把柳煙上下打量了一遍,目露驚豔,眼睛挪不開,“是宋醫生的朋友?”

“不是。”宋時樾言簡意賅,本來也就不是,連知道彼此,也不過隻是之前在榕宮的一麵之緣。

如果不是要跟許氏藥業合作,他根本不會來這種地方,此時更是一點都不想在這種亂七八糟的地方多待。

“許總,我還有事,就先走了。”

“好。”許總應著,那雙眼睛卻始終在柳煙身上,笑著走過去:“請問這位小姐,尊姓大名啊?”

“我啊?”柳煙挑眼,身姿妖嬈的靠在牆上,懶散道:“姓柳名煙。”

“柳煙,細柳暈如煙,好名字!”許總眼睛格外亮,笑著問:“那不知道柳小姐有冇有空一起吃個飯?”

“請我吃飯啊,”柳煙唇角微勾,笑的萬種風情:“大叔你不會是想泡我吧?”

許總臉上笑容一僵,他也就三十多歲,隻是頭禿的早,還有些發福,看著老,訕笑道:“柳小姐這說的是什麼話,這不是看你一個人......”

“誰說我一個人?”柳煙一聲嘖笑,側身推開旁邊的門,下巴一抬:“這裡頭啊,都是想請我吃飯的,個個人中龍鳳,家財萬貫,主要呢還年輕,大叔要想追我,排隊吧。”

屋裡足有十幾個男人,冇有一個超過三十歲的。

還個個身正顏帥。

本來正因為柳煙扔下他們喝悶酒呢,此時見柳煙回來,聽著她那話,立馬全都站起來,蜂擁著往外走。

“柳小姐,是想跟我一起吃飯嗎?”

“起開吧你,煙煙要吃也隻能跟我一起!”

許總都直接被推開,擠到了不知道哪兒去。

黎纖發來訊息:[給宋時樾找點麻煩。]

柳煙挑眉,抬頭看著眼前這群男人,眼波流轉,朱唇勾著,側開身子散漫道:“不好意思各位,其實呢,我已經有男朋友了。”

“啊?”

“有男朋友又怎樣,我不介意的,我隻想請柳小姐吃頓飯!”

“是啊是啊!哪個男人放著柳小姐這樣的女朋友不陪,讓她一個人來這種地方,他不配,柳小姐把她換掉吧!”

“柳小姐你看我怎麼樣......”

這群男人愣了愣,隨即就又都渾然不在意的爭搶起來。

就像是一群,被狐狸精給迷惑心智的人。

半個走廊被堵住,連不遠處的服務員都被這場景愣住。

“那可不行。”柳煙站直身子,把半披著的外套拉到肩上,眼若桃花,一聲輕笑:“我這個男朋友啊,他姓宋,叫宋時樾。”

“宋......什麼?”

走廊裡瞬間寂靜下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