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啊啊啊!雙禦姐我可以!!”

“你們看這兩個人,當紅影後和她的十八線小明星,紅毯上見,竊竊私語......”

“嗚嗚嗚!嗑死我了!”

“百合無限好!”

“兩大美人兒!”

“......”

沸騰的。黎纖和秦鯉的CP超話都出來了。

總之就真的是殺瘋了。

黎纖的粉絲數直接又漲了一百多萬,雖然多數是顏粉。

要說最高興的,當屬寧心怡。

直接把那天紅毯結束後,找攝影師單獨給她拍的那一套上百張照片,挑了幾張最好看的,列印成海報,人形立牌,掛在了公司。

竇磊看的欣慰:“總算是好起來了啊!”

但他也不解:“如果不是謹少,那會是誰?黎纖怎麼會跟DM認識的?”

能讓DM把收藏的禮服給她穿,還親自出來認領撐腰。

這可不是一般的驚人。

“我問了,她冇說。”寧心怡聳肩,她也很好奇,可一句都問不出來,“是好事就行了,看來避邪劍還是有用的!”

至於其他,之後總會知道的。

——

離走紅毯已經過去一週,網上的風波都還有餘韻。

黎纖徹底在娛樂圈出了名,出了圈。

黎纖並冇去關注。

除了有田瑩衝浪告訴她的之外。

還有群裡,魏曉和文語夕天天的各種誇張吹捧。

“纖姐,你超話粉絲四十萬關注了。”超話纔開通兩個月,這麼多粉絲並不算少,反而超乎預料,“心怡姐說昨天有人給你遞了劇本,你要不要看一下?”

最近遞劇本的不少,但基本都是反派和不知名角色,還有粗糙爛製的一些,單純看上她熱度和爭議的網劇。

不用看就知道,肯定又是什麼花瓶角色。

“不看。”黎纖戴上帽子往外走,鄭西西最近也在這邊影視城拍戲,今晚正好都冇戲,約了她一起吃火鍋。

“墨鏡。”田瑩伸手勾過來,給她遞上去。

出名了是好。

但黎纖現在還冇作品,根本立不住腳,而且還有很多人嫉妒眼紅啥的,這幾天已經被狗仔給盯上了,寧心怡特地交代,出門要小心。

“纖纖!”

火鍋店就在影視城外不遠,燈火通明,鄭西西在門口等她,棕色大衣把自己裹的很嚴實,不是怕被拍,是因為最近降溫,天實在是冷。

“纖姐,纖姐!”就在黎纖走過去時,田瑩突然揪住她衣袖,指著斜對麵路邊,目光驚訝又激動:“是霍少哎!”

不止霍謹川,還有秦錚和宋時樾。

幾人正從馬路對麵過來,個個麵容俊美,氣質不凡,引得路人不斷側目。

有蠢蠢欲動想上來要聯絡方式的,有拍照的,還有惋惜中間那個殘廢坐輪椅的。

“纖纖,”走過來的鄭西西張大嘴巴:“這些人我可請不起......”

“嗨,小嫂子,驚不驚喜?”秦錚先竄過來,嘴角吊兒郎當的咬著根菸,手從背後拿出一捧鮮紅玫瑰來:“謹哥送的。”

黎纖瞥向霍謹川:“我似乎告訴過霍少,我對花粉過敏。”

花粉過敏?

田瑩一怔。

不是對花粉過敏。

是隻對他送的花過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