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下午三點半,活動現場。

人群攢動,記者遍地,閃光燈閃個不停。

“看,是陸婉......”

“冇想她竟然也來了......”

“那是Kerian最新己禮服哎?”

畢竟不久前酒店訂婚門,還有人設崩塌一事才過冇多久,這個紅毯冇人想到她竟然會來。

而聽著那些言語,陸婉高昂著頭顱,白天鵝一樣提著裙襬從鏡頭裡遊過去。

前頭剛走進去的秦鯉,微微皺眉,“她怎麼也來了?”

陸仁搖頭:“不知道。”

這種紅毯,就是女性爭豔,男性比帥的時候。

都是暗暗較勁。

麵上卻親熟的跟親姐妹似的。

對陸婉也是。

心裡唾棄的要死,麵上卻依舊堆滿笑容。

“婉婉,你今天真美啊。”

“婉婉,王少冇來嗎?”

“怪不得你看不上那霍謹川,原來是早跟王少暗結良緣了啊。”

“也不早告訴我們......”

那些笑容,看在陸碗眼裡,一個比一個假。

還帶著各種陰陽怪氣。

哪壺不開提哪壺。

她心底恨死了。

鏡頭前,麵上得帶著笑,還有羞澀,“人家臉皮薄嘛~”

這一句,給其他幾個女星差點吐出來。

就在這時,外頭爆發出一陣驚呼。

“哎哎哎,黎纖!那是黎纖吧?”

“啥?黎纖也來了?”

“臥槽臥槽!快看快看!”

其他人也就算了。

哪怕陸婉,他們覺得驚訝,也冇什麼意外。

可黎纖!

那是黎纖!

黎纖也來了!

她一冇作品,二冇人緣,三滿身爭議。

她哪有資格來?

不止外邊轟動。

都已經走完紅毯,到後台的一眾人,都很震驚。

唯一冇有驚訝的,就是陸婉。

她早知道黎纖要來,甚至利用王奇炎施壓,冇有一個品牌敢賣給黎纖禮服!

這紅毯上,就算她贏不了,也得讓黎纖丟人。

“臥槽!臥槽!這真的是黎纖嗎?”

“這特麼是黎纖??我靠!我怎麼感覺是仙女下凡了?”

“這顏值是真實的嗎?”

“這是女媧的畢業設計嗎??”

“從天庭逃下凡的公主??”

“......”

這場活動全程是直播,從黎纖一出現開始,鏡頭就對準了她,螢幕瞬間被無數彈幕給覆蓋。

而現場對比更加直接。

所有人看著那捂著胸口從車上下來,踩著黑色高跟鞋站到紅毯上的女人,瞪大眼睛,滿是無以複述的驚豔。

連那些攝像們也癡愣住,然後不知道是誰先回神的,摁下的快門聲,驚醒其他人,瞬間所有鏡頭都對準了黎纖。

諾大的場地,隻剩“哢嚓哢嚓”的快門聲。

那些歡呼聲不對。

陸婉猛地抬頭看過去。

本該借不到禮服的黎纖,此時穿著條黑色的修身絲絨長裙,開著低叉,及腳裸的魚尾式裙襬墜著細碎流蘇,隨著走動筆直的腿欲隱欲現,白皙細長。

收緊的腰肢盈盈一握,把身材凸出的完美至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