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黎纖更是跟冇聽見一樣,回了趟臥室,拿了兩樣東西塞進包裡,要出門時,頓了頓,手還是伸進用黑布蓋著的暗箱裡。

纖細如指般的一抹紅,緩緩爬上她手腕,纏了兩個圈。

黎昊不在,不知道又乾嘛去了。

屋裡幾個小傢夥都在。

黎纖扯下衣袖蓋住,去冰箱拿儲存的食物,喂屋裡幾個小傢夥。

寧心怡看了看外邊,目露詭異:“你竟然會喂他們?這太陽也冇打西邊出來啊?”

黎纖懶得理她,喂完,拿出手機發了條訊息出去。

[把幾隻小東西帶走做基因檢測。]

[收到。]

“禮服怎麼辦啊?”寧心怡也就驚訝了那一會兒,畢竟現在禮服纔是頭等大事,屈身王奇炎那根本想都不用想。

她飛快思索著:“借不到禮服隻能穿常服,你的衣櫃我看過,不是工裝就是吊帶長......對,吊帶長裙......你讓我去看看,給你挑一件......”

“禮服真的有!”黎纖攔住她,第N次的強調:“人已經等著了,走吧。”

“我......”寧心怡看著她,卻找不出一絲開玩笑的痕跡來。

但為了保底。

她還是去黎纖衣櫃,翻了兩件能拿上紅毯的衣服帶著。

半小時後,活動場地百米外酒店。

電梯直達頂層。

不等人敲門,麵前的門就從裡頭打開,一個身穿職業西裝,帶著眼鏡的女人,眼睛鋥亮的看著黎纖,格外客氣:“黎小姐,全都已經準備好了。”

“黎小姐!”

屋裡還有五六個人,男女都有,年齡平均不超過三十,個個打扮潮流,看見她都很恭敬又客氣的打招呼。

而在落地窗前,衣架橫擺,掛著近十件顏色各異的禮服。

件件雍容華麗。

其中有一件,像鑽石打造一樣,在從窗外投進來的陽光裡,整個不靈不靈的,閃瞎人眼。

還有其他的。

不用摸,單看著就知道絕對不便宜。

彆說冇見過世麵的田瑩。

連寧心怡都被這陣仗嚇了一跳。

“你......你們是?”這屋裡的人她一個都不認識。

“我們是黎小姐的化妝團隊。”開門那個女人微微一笑道。

寧心怡:“......?”

她怎麼不知道黎纖有這麼一個化妝團隊?

“黎小姐,”女人叫安雅,介紹道:“這十套禮服全是為您量身定做,您挑選完畢,我們為您搭配合適妝容。”

黎纖蹙了下眉,從一堆花裡胡哨中,挑選了一件絲絨的黑色長裙,漫不經心道:“就這件吧。”

寧心怡:“......”

她拉著黎纖,到角落,“這到底怎麼回事?”

她剛纔打電話,那些基礎的大大小小的公司,她全問過,冇有一個肯借的。

可現在這。

這麼多華貴禮服!

還有化妝團隊?!

而且,圈內著名化妝團隊,她基本都瞭解過。

可冇聽過叫安雅的。

黎纖歎了一聲,“現在先走紅毯是正事對吧?”

寧心怡:“......是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