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霍謹川微頓,盯著女生的那雙眸子,在夜色下略顯迷離,半晌,一聲輕笑:“難得遇上你這麼有意思的人。”

黎纖譏諷一聲,轉身朝著城市裡頭走去。

夜已經深了,街上不見行人,連車都不怎麼有,除了零碎燈火,隻有路燈還在堅守崗位。

以及,街角24小時營業的便利店。

黎纖拐進去拿了兩罐啤酒,扔給跟在身後的人一罐,扯開拉環灌了兩口,懶散道:“想要監視我的生活,那就藏好自己的尾巴。”

一旦狐狸尾巴被她抓住,她就會把他給連皮帶骨頭的扒下來!

啤酒是冰的。

霍謹川跟她隔空碰了個杯,笑問:“我們現在算是朋友了?”

黎纖側頭看他,長髮紛飛,明豔眉眼在夜色裡有些撩人,輕舔唇角,邪氣又勾人:“我的朋友可冇那麼好做。”

霍謹川眸子深了深,薄唇一勾:“那我就從黎小姐的男友粉做起好了。”

也是個神經病。

這裡離酒店並不遠,黎纖一隻手抄兜,一隻手拿著啤酒罐不時的喝一口,踩著散漫不羈的步子朝酒店方向走:“有緣再見。”

霍謹川冇跟上去,靠在路邊燈柱上,一直看著她的背影完全消失在黑夜裡,才低低笑了一聲:“改天見,未婚妻。”

——

次日一早。

田瑩醒過來就發現自己在黎纖的床上,揉著生疼的後頸,纔想起來昨晚自己好像被人打暈了。

“纖姐,纖姐,纖......”她下意識的就爬起來找黎纖,一回頭,就見黎纖咬著電動牙刷斜倚在洗手間門口,正看著她。

她揉著脖子,從床上下來,有些小心翼翼的問:“昨晚......”

“你什麼都不知道。”黎纖淡淡落下一句話,就又轉身進了洗手間。

田瑩:“......”

她好像本來也就什麼都不知道啊!

而且,心怡姐還說讓她盯著纖姐,有啥事緊急彙報,那昨晚這事要彙報嗎?

但她明顯被被打暈了,發生了啥都不知道。

怎麼彙報?

一直糾結到上飛機,她才決定選擇不說,畢竟那兩個男人哪個看起來都不像一般人,她怕自己說出去被滅口。

轉場之後幾天,都冇再發生什麼。

一切拍攝都很順利。

這個影視節,何導等人也要去參加,全劇組放假。

中午十二點半,都城機場。

黎纖個子高挑,身材又好,帶著漁夫帽和墨鏡遮住精絕的眉眼,卻也掩蓋不住那一身強大氣場。

寧心怡迎上來,表情欣慰:“因為要貼合你劇中人物,加上你時隔多年重出江湖來的第一次紅毯,我跟Kerian那邊借了一套今年新款秋季禮服,現在還早,我們先去試試。”

“不用。”黎纖搖頭,散漫道:“先回榕宮。”

寧心怡一愣:“姑奶奶,我跟人家磨了好幾天才借來的禮服,交了一百萬押金,你跟我在這說什麼?不用?”

Kerian是國際知名設計師,每年的紅毯爭豔都有很多女星搶破了頭要租借。

甚至,花大價錢去買。

黎纖名聲本來就不好,那邊根本就不願意借,怕品牌受影響,是她低聲下氣說了好幾天,押了一百萬,才磨下來的。

一百萬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