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陸婉臉上一白,心底升起不好預感,晴姐嘴快了一步:“羅律師,不是霍少請您來維護陸婉名譽的嗎?”

羅鬆麵無表情的搖頭,淡淡道:“我是黎纖小姐的律師。”

“......”

冇有人會覺得他在開玩笑!所有人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目光。

張導身子突然一抖,聲音都結巴了:“羅…羅律師,這......”

“諸位不用擔心。”羅鬆不等他把話說完,對著劇組眾人微微一笑:“身為律師,我一定會秉承公平公正的律法,對黎小姐進行辱罵誣陷,人身攻擊過的一個都不會漏。”

“......”

真的是為黎纖來的!

這可是世達律師所的最高級律師,律師界的傳奇,竟然為了黎纖親自跑到劇組來受理官司??

怎麼可能!!

剛纔那些譏諷黎纖的,腦子轟隆一聲,這會兒嘴上都像是掛了鎖!

晴姐臉色僵住,晴天霹靂般,一片青紫交加!

而陸婉想到自己剛纔上趕著認,還說了那麼一番話,結果現在......她臉上頓時一片火辣辣的疼,剛做的指甲都在手心裡被掐斷,身子一晃。

要不是晴姐及時扶著,可能都會直接昏倒過去。

她就說霍青然怎麼可能那麼快知道?

而且,早不說晚不說,偏在這會兒說,明顯是想看她丟人!!

啊啊啊!黎纖這個賤人!!

不對,這個賤人,怎麼可能會請的起羅鬆?

難道......霍謹川?對,霍謹川,一定是霍謹川那個死殘廢!

冇想到那個殘廢對黎纖竟然這麼上心!

陸婉不斷深呼吸,忍住所有妒火和怒意,強扯開一絲笑:“這裡頭肯定有什麼誤會,我也相信姐姐不會那麼惡毒的......”

之前開口辱罵過黎纖的人,臉色難看至極,而冇開過口的,目光怪異。

羅鬆不為所動,開始從旁邊一直冇關的機器裡提取證據,“我們講究實事求是。”

羅鬆,律師界一個傳奇。冇有任何一個打官司的人,敢跟他對上!

黎纖既然請到了他,那就足以證明,黎纖問心無愧。

這件事......要鬨出去,雖然有熱度,可他們這部戲乾脆也不用拍了!

副導演品出了些味兒來,嗬斥小玲:“小玲!你還不快說實話!”

小玲嚇得一個激靈,這才真的慌了,下意識看向陸婉:“陸......“

隻是不等她話出口,陸婉就直接衝上來給了她一巴掌,臉上是被背叛的怒火:“小玲,我自認對你不薄,平時唯唯諾諾,冇想到你竟然敢做出這種事情來,還想挑撥我們姐妹倆的關係!”

這本來就是計劃中的事,小玲換水,陸婉燙傷秦鯉,然後由她嫁禍給黎纖,讓黎纖身敗名裂,事後她拿著錢全身而退!

唯一意外的就是,那個她偷換誰水的視頻是黎纖拿出來的!

辛虧小玲反應快,才圓了。

可現在,小玲捂著臉,逐漸瞪大眼睛:“陸小姐......”

啪!又是一巴掌!

冇人看見的角度,陸婉那眼神特狠毒,用兩人僅能聽見的聲音威脅:“你媽媽可還在醫院等錢救命呢!”

小玲身子一僵,下一刻,她猛地抬頭:“是我乾的,都是我一個人乾的!因為我嫉妒黎纖長的好看,嫉妒陸婉有那麼多人喜歡,都是我自己!冇有人指使我!”

“那秦影後有什麼錯?”

“要怪就怪她活該,趕上了這個機會!”

“你這個賤人!”

晴姐也已經明白過來,直接上去也給了她一巴掌。

這會兒最好的辦法,就是讓所有的罪過都推給小玲,必須把陸婉摘的乾乾淨淨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