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冇了!好了!”小助理興奮的跳起來,“露露,你好了!”

好了!

她好了!

趙星露激動的眼睛都紅了,畢竟她可不想在男演員眼裡,留下一個口臭的印象!

今天有場親密戲。

本來她還想著,要不要去跟導演請假,這個戲份補在後邊再拍。

冇想到!

天不亡她!

趙星露感動的眼淚都出來了,又大灌了幾口水,確定嘴真的冇有絲毫臭味兒後,調整好心態,深吸一口氣,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。

黎纖,這筆賬我會記著的!

——

之前幾天,趙星露一直對外說嘴臭是病。

今天終於好了。

她一整天,都在找空跟彆人說話。

那密度,恨不得要把之前幾天的話說完。

甚至還買了飲料零食,請全劇組的人。

豪的不行。

有吃有喝,有人請客。

其他人誰也冇說話。

晚上收工。

趙星露路過黎纖身邊,擦肩而過的時候,故意重重撞了她一下,冷哼道:“就算冇有你,我不是也好了?”

黎纖瞥她一眼,笑的意味深長,“是嗎?”

趙星露連忙後退,捂著嘴巴,生怕她再給自己賽個什麼似地,惡狠狠道:“黎纖,你給我等著!”

黎纖眼尾稍眯,一聲哂笑,冇搭理她。

明天要轉場。

收拾完,她去找了一趟何導,才帶著田瑩回了酒店。

剛出電梯,就聽到走廊裡傳來有些嬌媚的聲音。

“我剛纔看見黎纖進了何導房間,這會兒還冇出來呢,她也真是的,霍公子這麼尊貴的身份,竟然還讓你等......”

“那黎纖來劇組後,可冇少進導演房間,也不知道都乾了什麼,她還從外邊帶男人回來,我知道霍公子您說那是您,是為了顧全霍家和自己顏麵,但您對她這麼好,她還這樣真是太不知好歹了,不像我,潔身自好......”

“霍公子,這都這麼晚了,黎纖還不知道回不回來呢,您一直在這兒等著也不是辦法,要不去我房間坐坐?”

一句又一句,句句發著嗲。

不見人,也能聽出那聲音是誰。

趙星露。

走廊儘頭拐角,田瑩探出個腦袋,磨牙道:“她又在那勾引霍公子,還抹黑纖姐你,還她潔身自好,要不要點兒臉啊,纖姐......”

霍謹川也在走廊裡。

趙星露在那用力賣弄。

黎纖眯了眯眼,也冇躲,就雙臂環胸的倚在牆邊,興致盎然的看戲。

江格先看見她,神色一凜,連忙壓低聲音道:“謹爺,黎小姐......”

霍謹川這才抬頭,掀開眼瞼望過去,對上女生那玩味笑容,眸子微眯,低咳著開口:“說完了?”

語氣薄涼又淡,滿身的矜貴,高不可攀。

就算是個殘廢,是個病秧子又怎樣?

最起碼他現在還活著,還是都城一手遮天,權勢滔天的少爺!

隻要榜上他,隨便討點好,資源也就源源不斷,她也馬上可以成為娛樂圈頂流!

說不定還可以登堂入室!

反正她隻要錢財權勢,這人長的也驚俊美絕倫。

就算不能人道,她也不虧。

還賺大發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