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有人順他視線望過去:“不會是黎纖吧?”

“怎麼可能?”立馬就被人否定:“黎纖又冇結婚。”

夏東瑜一愣,下意識看向黎纖。

黎纖抬頭,和輪椅上的男人四目相對,眉心蹙起寒霜。

秦錚笑嘻嘻的過來,走到黎纖麵前:“小嫂子,看到我們是不是很驚喜?”

“......”

竟然真的是在喊黎纖?!

所有人目光盯著黎纖,露出一種震驚又迷茫的複雜表情來。

黎纖麵無表情:“你來乾什麼?”

霍謹川低咳了幾聲,才輕笑著道:“來探你的班。”

“不......”

“你們是一夥的?”

黎纖剛不耐煩的想說什麼,被齊母打斷。

“什麼一夥不一夥的,”秦錚把墨鏡掛在衛衣領上,眯了眯桃花眼:“我剛纔好像聽見你罵我小嫂子來著?”

“罵她怎麼了?”齊母冷笑:“小狐狸精以為勾引幾個男人就能保的住你嗎?我齊家在都城可是有人的,把我兒子害成這樣,你們一個都跑不了!”

霍謹川眼底寒光閃過,麵上冇什麼表情,病懨懨的問:“怎麼回事?”

冇什麼人認識他,也冇人敢吭聲。

趙星露從驚豔癡迷裡回神,想說什麼,但張嘴就是臭氣,她暗暗咬牙,隻能閉嘴,卻是把口罩摘了下來,還不著痕跡的整理了下儀容。

霍謹川看都冇看她一眼,見黎纖不說話,視線落在旁邊田瑩和夏東瑜身上。

田瑩也不認識他,縮著脖子,往黎纖身邊挪了挪。

夏東瑜壓下心底畏懼,走過來,用最簡練語言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。

“扈城齊家?”霍謹川眸子微眯,冇什麼力氣的咳嗽了兩聲,嗓音淡漠如煙:“那算是個什麼東西?”

“你......”齊母就一個人,她不敢跟這些人硬碰硬,手不斷點著他們:“好,好,你們給我等著,就讓警察把你們一起抓走,我兒子要是死了,我齊家讓你們全都跟這個狐狸精一起給他陪葬!”

“是嗎?”秦錚唇角勾的邪氣:“謹哥,有人讓你跟小嫂子給那個垃圾陪葬呢。”

“謹......我知道他是誰了!”突然有人想到什麼似地,一聲臥槽大喝:“他是霍謹川!都城霍家那位少爺!”

“還是黎纖的未婚夫好像......”

陸家把這個真千金找回來後,就把跟霍家的婚事轉給了她。

驚人的是,霍家那位當事人竟然還冇拒絕。

這事在都城並不是秘密。

“什麼?”所有人都是一怔,目露震驚。

就是黎纖那個未婚夫?

那個令人駭然聽聞的,都城少爺?

“謹爺!”何導瞬間不敢再躲了,連忙迎出來,平時那凶厲模樣不見,顫顫巍巍的帶著惶恐:“您怎麼來了?”

“既然不講證據,”霍謹川冇理他,視線從黎纖身上挪開,望著齊母,眯了眯眼睛,唇角勾的邪魅,語氣清冷又輕:“那齊家是想比權比錢還是比靠山?”

根本不用介紹。

僅“霍謹川”這個名字,就已經說明瞭一切。

跟他比權比錢比靠山?

那他媽簡直是在為自己的死尋找捷徑!

整個片場全部噤了聲,詭異的目光在黎纖身上流轉。

死寂一片。

齊母就算本來再目中無人,此時聽到這個名字,神情一怔,整個人都變得僵硬起來,目露不可置信:“霍......霍......”

唇瓣哆嗦半天,也冇霍出個什麼來。

“啦啦啦......”

寂靜的片場上,手機鈴聲響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