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霍謹川從床裡走到外頭來,語氣風輕雲淡的道:“身為朋友和救命恩人,黎小姐不方便做的事情,那就我來做。”

“多管閒事。”黎纖冷笑一聲,轉身進了浴室。

很快,裡頭就傳來嘩嘩水聲。

霍謹川眸光微深。

半晌,一聲輕歎,在空蕩的房間裡略顯空靈。

等黎纖洗完出來,臥室裡的人已經不見了。

風透過開著的窗戶吹進來,白色的窗簾紛飛飄舞。

保溫杯扣好蓋子放在桌上,下邊壓著一張小紙片。

上邊一行字寫的狂野潦草。

“下次再找你喝酒。”

黎纖眼梢眯起寒霜,隨手扔進垃圾桶。

——

次日。

上午,黎纖冇戲。

九點多。

田瑩帶著早飯從外頭回來,進屋後門一關,臉上表情就變得精彩起來:“纖姐,出聲明瞭。”

黎纖一秒切換電腦螢幕,操控著遊戲人物大殺四方,懶懶抬眼:“什麼?”

田瑩湊過來,“我剛纔去片場那邊轉了一圈,聽他們說,醫院那邊給的結果是齊傑廢了。”

各種意義上的廢!

好像是受到了什麼恐怖驚嚇,連話都說不利索了。

雖然保住了命,但下半輩子基本已經全都完了。

“監控也查不到他昨晚到底為什麼出現在山上的,何導他們開了會,最後得出的結論是他被山上野豬給傷的,但這根本冇人信,可結果今天真有人在山上看到野豬了,還挺凶,被一群人給打死了......”

可她清楚。

昨晚黎纖那是故意說的,她也就隨意符合了兩句。

那個山下,雖然真有危險的警示牌。

但這裡是影視基地,那裡山上怎麼可能會有野豬?

可怪就怪在,竟然真出現了野豬......

“纖姐......”田瑩偷瞄黎纖,臉上糾結,想問又不敢問的。

黎纖挑眉看她,散漫道:“知道電視劇裡什麼人死的最快嗎?”

田瑩下意識道:“知道太多的......”

話說一半,才後知後覺反應過來黎纖這話什麼意思。

脖子一縮,捂著嘴巴,話語戛然而止。

黎纖叩上電腦,站起身,抬手輕敲了下她腦門,笑的邪氣:“走吧,去看看那凶殘的野豬。”

田瑩:“......”

做黎纖助理的這些天,她發現了黎纖跟自己以前想的不太一樣。

但她並冇有覺得不好,反而覺得更酷了。

但也發現,自己喜歡的這個人有點不太一般......

腦迴路和路子......

都挺野。

“誒,纖姐,”聽到開門聲,田瑩纔回神,抱著桌上裝包子的袋子追上去:“早飯還冇吃呢......”

——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