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她在他體內還感受到一股,不尋常的氣。

應該是吃了什麼藥。

但這個藥,絕對是治病的。

可他抽回的快,她還冇把出來。

看來霍謹川的病果然有貓膩。

黎纖起了幾分興趣,但也冇去多嘴,隻道,“就勞煩霍公子結一下報酬吧。”

霍謹川眸子清冷:“不知道神醫想要什麼?”

不直接給錢。

是因為之前他出價百億也冇請到神音接單。

很顯然,神音並不缺錢。

而今天,不管他是故意出現,還是無意,他答應跟自己回來,也不會是為了錢。

從進來開始,檢測儀就冇響過。

核心石要麼已經被轉移了地方,要麼被什麼東西隔離了儀器檢測。

這東西事關重大,直接開口要,霍家絕對不會給。

黎纖眼底輕閃,啟唇吐出三個字:“兩百億。”

霍謹川:“......”

——

十分鐘後,從內室出來。

黎纖拔掉霍濂幾人身上銀針,在眾人隱忍目光裡,拿著銀行卡離開霍家,徑直打了出租車去了中心廣場。

在裡頭轉了幾圈,甩掉跟蹤的人,脫掉偽裝的黎纖纔出來,上了另外一輛出租車,前往四院。

途中,陸修文打來了電話。

剛一接過,就是咆哮嘶吼:“黎纖你竟然敢耍我!”

聽這語氣和怒火,這是去研究所了?

黎纖勾著唇角,笑的邪氣:“就是在耍你怎麼了?”

“黎纖!”陸修文咬牙切齒,恨不得從手機裡鑽過來把她撕了:“藥是你給我的,還......嘟嘟嘟......”

他咆哮還冇完,電話直接被掛掉。

打開聊天軟件。

風從雲發來一堆照片,是陸修文崩潰的模樣。

黎纖嗤笑一聲,把這堆照片挪進電腦上的垃圾桶。

——

霍家。

宋友鬆和霍濂等人,都為圍繞著從霍老爺子在轉。

霍城咬牙道:“這神醫好不容易抓住他一次,你竟然就這樣放棄他們?”

霍謹川淡淡道:“大哥等人要不甘心,大可以自己再去抓。”

霍城一噎,他們要能抓住,此時還會站在這兒嗎?

“謹哥謹哥,”秦錚從外頭進來,興奮難耐,笑的上氣不接下氣:“我跟你講,那個陸修文......他......哈哈哈哈......”

也不顧周圍一群霍家的人,抹著笑出來的生理眼淚,緩了緩氣道:“陸修文被抓了,被濱海安全域性給抓了。

宋時樾微愣,挑眉看他:“好好說。”

秦錚忍著笑道:“他也不知道從哪來的訊息,跑到了濱海啟源第六科研所,找人家所長,要跟人家談售賣仙丹的渠道合作,結果直接被當成竊取一級機密研究資料的,二話不說就把他給抓了。”

陸修文跟他們無關,他隻是覺得這件事情太有趣了。

“他為了自保,把小嫂子給推了出去,說地址是小嫂子給他的,小嫂子也在賣藥,但人家聽都不聽,直接把他關進去了。”

“......”

濱海啟源第六科研所,從本質上來講,是屬於諾亞工業的。

那地方做的新能源科研,一直都是最機密的地方。

陸修文竟然蠢到跑到人家科研所,去談販賣這特殊藥的合作?

簡直是蠢上加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