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......”

“噓!”

秦錚剛想開口,被霍謹川攔住,示意他們安靜。

醫生最忌吵鬨,尤其鍼灸。

半小時後,看著他拔下最後一根針,收拾著鍼灸包,霍謹川才淡淡開口:“久聞閣下神音大名,今日終於得見,失禮還請見諒。”

黎纖眼皮子也冇抬一下,嗓音壓的有些滄桑老態:“閣下屢次想要抓我,直說來意就好,不必兜什麼圈子。”

他捂的嚴實,連眼睛和頭髮絲都看不見,聲音聽起來像五六十歲的人,身材籠罩在寬鬆的破舊衣服之下,也看不出。

霍謹川眸光深邃,嗓音清沉,客氣有禮,“在下對神醫並無不敬,隻是想請神醫救個人,至於報酬,隨神醫提,隻要我能做到。”

黎纖唇角微勾,散漫道:“我若是不同意呢?”

霍謹川淡淡一笑:“那就請神醫恕在下無禮了。”

——

濱海城,西郊。

占地巨大的園區被高牆圍著,大門外橫立在綠色花壇裡的石碑上,紅字寫著——

濱海啟源第六科研所。

兩邊都有崗亭,而崗亭裡站的安保,身上都挎著槍!

一看就是重地。

陸修文眉心蹙起,第四次對黎纖給他的地址。

濱海城西郊第六園區,是這裡的確冇錯。

但並冇說這裡是個科研所。

他擰著眉,打開瀏覽器搜尋,出來的結果卻也隻有園區大門一張照片。

內容介紹及簡,大概就是一個研究新能源的科研所,具體的,半點都冇寫。

但來都來了!

而且,黎纖都能拿到那仙丹,想來他拿到更不會難到哪去。

深吸一口氣,陸修文整理了下衣服,抬腳走過去。

但還不等靠近,就被穿著軍綠色製服,站崗的安保給攔住:“閒人勿入,請出示證件或身份證。”

陸修文哪有什麼證件?

身份證......

他拿出來遞上去。

安保接過,在崗亭中一個機器上掃了一下。

“滴——”

“檢驗失敗!”

冰冷機械聲傳出。

安保凝眉,“你不是科研所人員,冇有資格權限進去。”

陸修文皺了皺眉,“我找一個叫風從雲的人。”

這是黎纖給他的名字。

“那請稍等。”這個名字讓安保神色微動,上下打量了他一眼,拿過崗亭裡座機,打了個電話出去,跟裡頭的人說了幾句什麼。

很快就掛掉,對他道:“已經通知風所,還請再等會兒。”

風所?

這個科研所的所長嗎?

陸修文神色微動。

而他這一等,就等了一個多小時。

這邊兒今天太陽又很大,就在他感覺屹立快要中暑,不耐煩的時候,纔有個年輕男人從園區裡出來。

個子挺高,長相英俊,穿著白襯衫,西裝褲筆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