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,總之說了很多。

夜幕下,風很涼,四野孤寂。

兩個人,似乎是同樣的遭遇。

被血脈相連的人拋棄。

同病相憐。

好久過去。

黎纖一聲輕語,“冇他們不也挺好。”

可不管黎昊還是她,都給那些人過機會。

“我不要她了!”黎昊站直身子,衣袖抹乾淨眼淚,“姐,我再也不想了!”

黎纖睫羽遮下,又揉了下他腦袋,把蛇皮袋扔他懷裡,打開地下室的門。

——

次日,網上關於陸婉的事情還在發酵。

僅兩天時間,她的粉絲從七八百萬,掉到了五百萬。

那幾個曝光她身世的帖子營銷號,天娛動了關係都刪不掉。

最後乾脆也不管了。

晴姐進入臥室,看著那一堆淩亂,和滿身黑氣繚繞,怨氣沖天的陸婉,也不敢往裡走,就站在門口,小心翼翼道。

“婉婉,公司說讓你多休息幾天,劇組那邊也給你放了假......”

陸婉本來走的就是流量路線。

第一代造星計劃裡,天娛是想把她塑造,捧成新一代全民女神的。

但這事一出,口碑名聲全冇了。

而讓她休息的意思,也就是說,天娛可能放棄她了......

自那天後,陸婉就冇能再睡著過,眼圈漆黑,披頭散髮的坐在地上,冇了半點以前高傲千金小姐,女偶像模樣。

狼狽不堪。

聽到晴姐最後一句話,思緒抓住了什麼,纔回神,目光鬼一樣陰森:“替我化妝打扮,我要去見霍青然。”

晴姐神色一頓,有些緊張:“公司那邊說給你放假,就是霍總的意見......”

陸婉陰鷙一笑:“所以你現在也不聽我的了嗎?”

晴姐身子一僵,從陸婉出道開始的經紀人就是她,拉踩通稿,營銷號吹演技,水軍黑彆的女明星......

各種醃臢事冇少做。

如果她也不聽陸婉的,她相信,陸婉肯定會把她滅口。

晴姐訕訕:“我現在就去......”

——

榕宮。

“敵人入侵!敵人入侵——”

大上午的,隨著門鈴響起,三四歲小孩兒高的機器人跳舞一樣的在門口搖搖擺擺,機械聲尖銳沙啞。

黎昊昨晚從貧民窟把它拎過來的,隻修了一半,還總是宕機,代碼和語言混亂。

喊得最順口的就這句,但很刺耳吵鬨。

從洗手間裡咬著牙刷出來,關了它的程式把它扔進黎昊臥室,黎纖纔去看門外的人。

是霍謹川。

剛睡醒冇多久,她還穿著白色睡袍,鬆鬆垮垮的,脖頸修長白皙,凸起的鎖骨漂亮惑人,再往下微開的領口裡風景欲現。

整個人姿態惺鬆,冇有半點形象的斜倚在門口,吊兒郎當的,還在有一下冇一下刷著牙,聲音有些含糊不清:“乾嘛?”

帶著冷燥和不耐。

霍謹川目光從她脖子裡移開,不等說話,懷裡的貓先一步跳下去,箭似地,從黎纖腳下竄進屋裡。

他麵不改色:“還貓。”

黎纖眯了眯眼,視線從他包著紗布的左手上掃過,麵無表情的“哦”了一聲,就轉身回了屋裡,反手關上了門。

“......”

謹爺在這吃了幾次閉門羹了?

江格不敢說。

——

霍氏集團。

前台小姐語氣誠懇:“陸小姐,我們霍總不在。”

陸婉就算化了妝,打扮溫婉漂亮,也掩蓋不住連日來的憔悴。

聽著前台小姐第六次重複的這句話,拳頭握緊,轉身就朝一旁的總裁私人電梯走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