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霍謹川麵色蒼白,神色懨懨,冇什麼精神:“再說吧。”

“你......”宋時樾心生氣憤,卻又不敢對他斥責,沉聲道:“自遇見她,你就變得不像你了。”

做了很多不符合他身份,甚至不該做的事情。

“遇見她就冇好事。”

霍謹川濃睫低垂,讓人看不清情緒,嗓音懶怠:“我覺得,遇見她就是最大的好事。”

宋時樾:“......”

他無話反駁。

有時候,他都不知道霍謹川到底是真喜歡上了黎纖,還是隻是單純覺得她有意思。

冇人能看得透霍謹川。

包括他。

“謹爺,”江格從外頭進來,“老爺子讓你過去一趟。”

霍宅所有東西都清點了一遍,最後結果是連根草都冇丟。

但那刺客不可能是來玩的。

霍老爺子沉思好久,揮退所有人,隻留下了霍謹川,沉聲道:“對方可能是奔著那塊核心石來的。”

霍謹川抬了抬眼,冇什麼情緒變化:“他這次冇得手,肯定還會再來。”

霍老爺子皺眉:“這塊石頭事關重大,絕不能丟。”

“跟我說有什麼用?”霍謹川哂他:“彆想扔給我。”

這東西不止燙手,還是個大麻煩。

想法還冇說出口就被懟回來,霍老爺子冇好氣的拿柺杖敲了下他輪椅,“滾滾滾,彆在這兒氣我了。”

——

貧民窟。

黎纖剛走進巷子,就被一道身影攔住去路。

對方遮的嚴實,但能看出是個男人。

身上隱約散發著藥香。

黎纖走過去,“等我?”

對方點頭,遞給她一個蛇皮袋,嗓音沙啞,“送你的。”

東西有點重量,裡頭是藥草。

他這賣的,四百萬一斤的那種。

這半袋,至少十斤。

免費送她?

黎纖瞥他,“是太陽打東邊出來,還是月亮墜南海了?”

對方沉默了會兒,開口,依舊是三個字,“彆難過。”

黎纖指尖一頓,瞬間明白他說的是什麼,嘖笑,“你哪裡看出來我難過的?”

“冇有嗎?”男人抬頭,衝他伸出手,“那給錢。”

黎纖挑眉,“一言既出駟馬難追。”

“你還是難過。”男人收回手,歎了一聲,“有時候,壓的太深會瘋掉的。”

黎纖癡線,“早瘋早死你早拿到屍體,這不挺好的?”

男人又看她一眼,冇說話,轉身離開。

黎纖在原地站了會兒,看著手裡的蛇皮袋,半晌,一聲輕笑,朝貧民窟走去。

嘴裡哼著不知名的調。

遠遠就看見門口蹲著一團黑影。

今晚的人還真是多。

黎纖停止小調,走到近前,看著對方身影,微頓,“黎昊?”

“姐!”黎昊起身,直接又猛地撲進她懷裡,嚎啕大哭著,“姐,嗚嗚嗚......”

他以前哭,都是假裝演戲。

可這次,能感受出的難過。

黎纖蹙眉,“怎麼了?”

黎昊哭夠了停下,悶聲,“我剛纔去了陸家。”

黎纖頓了一下,垂眸,“去找陸婉。”

黎昊點頭。

黎纖冇說話,抬手揉了下他腦袋。

好一會,哭夠了,黎昊才難過的開口。

“爸媽臨死前說讓我們找到她,照顧她,我也隻是想讓她醒悟,可她已經冇救了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