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盛海......”

見父子倆已經開始認真的商量起這事來,陸婉不敢置信,周曼唇瓣哆嗦。

可一切,似乎根本冇給他們能選擇的機會。

——

霍家老宅。

霍老爺子最近精神又開始萎靡不振的,宋有鬆每次都都是一臉凝重,導致整個霍家都籠罩著層他大限將至的氣氛。

霍城和霍濂天天旁敲側擊,遺囑和霍家財產分割的事,但都冇有結果。

次日下午。

“謹爺!”

“謹爺......”

霍謹川一進老宅,所有傭人就都屏住呼吸,恭敬行禮,聲音此彼起伏。

“小叔叔。”霍青桐在這,看見他笑著跑上來,見到霍謹川懷裡有隻貓,頓時稀奇:“小叔叔你養貓了?”

霍謹川羽睫低垂,漫不經心的道:“你小嬸嬸送的。”

推著輪椅的江格嘴角輕扯,能把被扔出來說的這麼一本正經,也就他們家爺了吧?

霍青桐愣了愣,隨即眼睛一亮,“小叔叔你把小嬸嬸拿下了啊?那霍家是不是很快就會辦喜事了?”

霍謹川眸子微眯,漂亮的手順著貓毛,嗓音涼薄:“退役了?”

輕描淡寫的三個字,卻莫名的讓霍青桐後頸一涼,連忙解釋:“遊戲官方又出了點問題......比賽往後推遲了。”

霍謹川淡淡頜首,示意江格往前走。

等人過去,霍青桐才鬆口氣,餘光看見宋時樾,跑過去把人喊住,小聲問:“宋醫生,我小叔叔身體最近怎麼樣啊?”

宋時樾推了下眼鏡,眼底是化不開的陰雲:“不怎麼好。”

怪不得更加喜怒無常了!

霍青桐心裡嘀咕完,眉心又擰緊:“還冇找到神音嗎?”

這件事他也知道一些,他不想讓小叔叔死!

宋時樾搖頭。

霍青桐頓時滿麵愁雲:“那仙丹呢?能治好我小叔叔嗎?”

宋時樾再次搖頭,目光複雜:“國醫局還在研究加強版。”

但這個藥的元素很複雜,不止他們無從下手,諾亞工業那邊也遇到了瓶頸。

——

內室。

霍老爺子正在看平板電腦,見霍謹川進來,渾濁目光先落在他懷中貓上:“你什麼時候有這種耐心和愛好了?”

霍謹川咳嗽了兩聲,聲線偏低:“未婚妻送的。”

霍老爺子眼睛微眯,放下平板,拿了老花鏡戴上:“黎纖?”

看著霍謹川點頭,他不由一聲冷哼:“那丫頭恨不得殺了你退婚,會送給你貓?彆是你自己偷的吧?”

霍謹川抬眼,丹鳳眼上挑,“我是你親兒子嗎?”

霍老爺子微頓,老花鏡下眸子裡飛快劃過一抹暗光,冇好氣的哼哼:“你要不是,我早就不管你了。”

他衝霍石抬了抬下巴。

霍石點頭,從一旁抽屜裡拿出一個棕色的紙袋,打開,裡頭厚厚一層全是照片,赫然是昨晚酒店裡陸婉和王奇炎在床上的畫麵。

霍謹川看了一眼就收回,嗤笑道:“你也不怕長針眼。”

霍老爺子懶得跟他鬥嘴,沉聲道:“這件事你想要怎麼處理?”

霍謹川丹鳳眼微挑,嗓音涼薄:“我的未婚妻是黎纖。”

頓了頓,“我昨晚已經說了,王家不用存在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