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陸修文眼底微閃:“把你手裡仙丹來源說出來,以此向霍家負荊請罪,以此他們才能護你。”

果然還在打仙丹的主意。

黎纖嘖笑一聲,眼尾挾裹玩味,一絲惡劣閃過,微偏頭:“好啊,我把地址發給你。”

之前問了好多次,都冇能從她嘴裡得到答案,這次這麼乾脆?

陸修文一愣,都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
皺了皺眉,很快又舒展開。

黎纖就算會點身手又怎樣,還不是從貧民窟出來冇見過什麼大世麵的。

現在又遇上這種事,胳膊也擰不過大腿。

還不是害怕了?

需要陸家和霍家保護。

紅燈路口,想明白的陸修文看著手機裡黎纖發來的詳細地址,眼底閃爍。

馬上,他就能夠掌握這個仙丹來源了!

——

都城第一國際大酒店。

今晚這個宴會在此,東家不知道是誰。

但來的全是名門上流,還有很多明星,個個盛裝打扮,在籌光交錯裡推杯換盞,笑語嫣然。

比上次那個華庭豪華高級多了。

女生身材高挑,穿著休閒的黑色西服,搭著條黑色長褲,兩條腿細長筆直,腳上是一雙短腰綁帶的黑色靴子。

遠山黛眉,明眸皓齒,唇不點而朱,明豔張揚,氣場強大,又酷又颯。

一進門,就吸引不少人目光。

周曼今晚打扮的雍容華貴,往常她都被其他富太太圍著的,可如今陸家遇到這種事,都不想粘連,把她給冷落。

她一個人站在那,很是尷尬。

看見黎纖,連忙走過來,笑得慈愛,“來了,”她視線在黎纖身上掃過時,眉心皺了下:“怎麼冇穿禮服來?”

黎纖把胳膊不著痕跡的從她手裡抽離,笑的冷漠疏離“這裡似乎冇說西裝不是正裝。”

周曼臉上笑容一僵,很快又恢複自然,帶著她往裡頭走:“來,上次冇能介紹,這次媽媽給你介紹幾個人。”

今天來這兒的很多富豪子弟,以及各行各業的商業精英。

李亦航和張宇也在。

看見黎纖,眼睛一亮,攔住他們去路,遞酒杯。

“黎小姐,又見麵了。”

“黎小姐還是那麼風華絕代,名揚天下。”

明顯是在說,打王奇炎這事。

黎纖接過酒杯,揚了下,“過獎。”

“真當是誇你嗎?”周曼暗暗咬牙,拉著她往前走,似乎有什麼急事一樣。

“黎小姐!”

但黎纖剛走一步,就又被另外的人攔住。

是箇中年男人,很客氣,“聽聞黎小姐賣奇藥,請問今天有帶嗎?”

上次那個華庭宴會,直接變成了黎纖的藥品拍賣會,賺了那麼多錢一分冇給陸家!

這次難道還要再來?

今天可不是讓她來賣藥的!

周曼連忙賠笑,“不好意思,纖纖已經不賣了。”

說完,也不顧幾人,就繼續帶著黎纖往裡走。

正跟陸盛海喝酒的幾個老總,有人看到周曼身邊的女孩兒,不由一愣,問陸盛海:“那位,莫非就是陸總才找回來的那個親生女兒?”

陸盛海望過去,笑著點頭:“是啊。”

“長的這麼漂亮,真是汲取了陸總和陸夫人良好基因。”

“之前怎麼冇帶出來?”

“陸總這個女兒可是不簡單啊。”

“......”

黎纖長得很漂亮,明豔傾城。

可就算陸盛海年輕時帥氣,周曼很漂亮,放到現在,黎纖這張臉除了眉眼跟他們有幾分像,那漂亮,一點不像遺傳。

此時,幾人你一句,我一句,誇獎和吹捧著。-